糙汉的掌中花:第2章 她的咬痕

- 编辑:网页上传 -

糙汉的掌中花:第2章 她的咬痕,作者:海大人

叶菀被吓得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的说,“骗、骗人的吧?”

“你真的不记得了?”聂泽凑近说道。

叶菀快哭了,乖巧地缩着身子,像只鹌鹑,结结巴巴地说,“不记得了,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们、应该、不会、不可能做那种的事情的!”

聂泽薄唇微启,噙笑着,“是没有做那种事,但你昨晚下嘴可不轻。”

他侧过头去,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小麦色的肤色经脉像树根一样凸起斑驳,颈动脉有力的跳跃着,唯有他的耳后翻出一丝异样的红痕,皮肉微微绽开露出淡淡红晕,伤痕像极了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样。

那是她的咬痕!

叶菀脑中轰的一声,振聋发聩。

昨晚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她踉跄着向后退去。

“小心——”

身后袁州大吼一声,叶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到脚下猛地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她穿着细长的高跟鞋本就站得不稳,被砸的地方就正好脚踝处,一个重心不稳,身子便向前倾倒。

“啊——”叶菀本能的叫了一声,毫无防备地准备就这么摔了一跤。

旁边的聂泽眼疾手快,在她的膝盖下一秒就要接触到水泥地面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猛地往自己身上一拽,叶菀就趴在了自己怀里。

叶菀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缓缓抬眸,正对上聂泽锐利有光的双眼。

她整个人趴在聂泽的身上,感到身前这个高大男人炙热的胸膛和猛烈跳动的心脏,再加上她渐渐恢复的记忆,白皙的小脸立马臊地通红。

“怎么回事?”聂泽长而有力的手臂虚搂着叶菀,双眸凌厉盯着门口的袁州,不怒自威的戾气让人望而生畏。

袁州挠着后脑勺讪笑,“不好意思聂哥,抬东西的时候手滑了一下!”

说完人就立刻溜了。

聂泽看他溜得快也就没有追究,他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叶菀,方才眼神还戾气得吓人的男人,此刻就像忽然换了个人一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柔软又怜惜,

“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聂师傅!”叶菀红着脸摇头,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推了他一下,“你可以放开我了!”

聂泽没有回答。

叶菀抬眸,发现聂泽正拧眉看着自己的脚踝,“你的脚受伤了!”

被他这么一说,叶菀意识到自己的右脚踝在刚才被砸的时候擦伤,瓷白如玉的肌肤被擦破,显现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血丝。

“没事,小伤而已,我回去贴个创可贴就好了。”叶菀笑着说,漂亮的眼睛勾人的很。

“创可贴我有,我给你贴。”聂泽搀着叶菀走到楼梯边,示意她坐在楼梯上。

叶菀看着布满灰尘的楼梯,微微皱眉,她有轻微的洁癖。

可看看身边的聂泽,叶菀咬咬牙,准备直接坐下。

“等会儿!”聂泽揽住她。

“怎么了?”

聂泽脱下身上的短袖衫铺在楼梯上,冲叶菀说,“坐!”

“这...这样不好吧。”让自己坐在别人的衣服上,叶菀有些不适。

“亲都亲了,还顾忌这个?”聂泽摁着她的肩膀,直接让叶菀坐在他的衣服上。

叶菀哑然。

炎热的夏季,气温还未消散,短袖衫上还残留着聂泽身上体温,隔着她单薄的裙摆,传到了她的身上,让她还未降下的脸红又莫名升高了一度,像涂了一层殷红的胭脂,娇艳欲滴。

“今天换得衣服,不脏!”聂泽说。

叶菀诧异的抬头,竟然被他发现了。

“...谢谢”她瓮声细语的到了声谢。

聂泽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有了一丝触动。他半跪在叶菀身前,抬起她一只脚,放在膝上。

“你、你做什么?”叶菀惊讶地差点失声,连忙扯住自己的裙子压在身下。

叶菀坐在楼梯的第三节,把脚放在聂泽半跪的膝盖上根本看不到什么,倒是叶菀吓得像只受了惊的兔子,瞪大了漂亮的眼睛怯生生的盯着他。

“别动,我给你上创可贴。”

聂泽从兜里掏出一包创可贴,昨天搬货的时候他的脚趾被砸除了血买的创可贴,今天还剩下一个,刚好能用上。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叶菀想要拒绝,可看到聂泽抬眼那一瞬间眼神里闪过的不可置疑,立刻闭了嘴。

他低着头,脱下她的高跟鞋,小巧精致的脚被他捧在手里,在接触到他掌温的那一刹,灵巧的脚趾不安的蜷曲着,看得聂泽喉结滚动。

以前只知道她腿好看,没想到她连脚都这么美。

他忍者火,撕开创可贴的包装,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好了伤口,又迅速的给她穿上高跟鞋,不过叶菀的高跟鞋是绑带的,他那双干得了脏活,打得了人的糙手,在她脚上的这根柔软纱带上败下阵来。

聂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手白长了,笨拙的要死。

“我来吧!”头上传来叶菀轻柔的嗓音,沉醉的嗓音中带着微微的笑意。

她的脚还放在他的膝上,上半身向前倾,高跟鞋跟抵在他的胸口,纱带灵活的在她十指纤纤中飞梭,一下一下轻撩在聂泽身上,即使聂泽很快移开了视线还是忍不住的深吸。

终于系好了绑带,叶菀也把腿收了回来。

聂泽终于松了口气,再这样下去他怕会出事。

她扶着楼梯边的扶手站了起来,创可贴粘在脚上让她觉得些许不适,刚刚还大言不惭说自己没什么事的叶菀在站起来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脚伤的严重性。

脚踝处传来的刺骨的疼痛让她瞬间又重新跌回到原来地方。

以前叶菀看电视里的女主角动不动就扭脚跌倒站不来还嫌对方矫情,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光站不起来,她已经疼得快哭了。

聂泽神色紧张的站蹲在她身侧,“怎么了?”

叶菀咬着唇,眼圈发红,隐隐得泛着水光,她指着自己的右脚,语气满是自己未发觉的委屈,“疼!”

聂泽看着叶菀微微红肿的脚踝,眉头紧皱。

重新蹲到叶菀脚边,轻轻触碰了一下红肿的地方就听到叶菀压抑的抽痛声,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叶菀下意识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脚扭伤了,我带你去医院。”

“...我可以自己去的、”叶菀低声说。

聂泽皱着眉,“你为什么总拒绝我,怕我占你便宜?”

叶菀刚想解释。

聂泽接着说,“被占便宜的人可是我!”

叶菀气得抹了把还在打转的泪水,倔强地说道,“我不占你便宜,大不了我补偿你就是了。”

聂泽看着她的样子发笑,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行,我等着。”

叶菀惊诧地看向聂泽,又是诧异又是羞涩,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男人这样公主抱过,她那如描似画的脸上泛起了两团羞涩的绯云,低着头不敢看向对方。

聂泽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就这样安静的躺在自己怀里,低垂着脑袋,从他居高临下的角度看去,能看见她洁白的额头,和两叶细长的柳眉,两扇浓密翻卷的睫毛轻微的触动像极了蝴蝶轻薄迷人的翅膀。

“聂哥吊□□好了,你要不要来看、呃看?”

袁州走出房门就看见自家老大把叶菀抱在怀里,脑子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呆愣的看着两人。

刚才还嘲笑对方纯情老男人不会主动来着,没想到就这么会儿的功夫进步神速啊!

真不愧是自己老大。

电梯很快下到了一楼,出电梯时,聂泽故意颠了颠怀里的叶菀,吓得叶菀身子猛地一紧。

“搂着我!”聂泽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在叶菀耳边低声说道。

脱离地面的不安全感让叶菀一直保持着警惕的姿态,刚被聂泽颠的那一下,差点把叶菀的心吓得跳了出来。

当耳边传来聂泽低沉地颇有安全感的嗓音声,一双玉臂便本能的攀上了聂泽的脖子,脸也紧跟着埋在了聂泽的颈窝里。

温香软玉主动钻进自己身怀,叶菀小小软软的身子搂着自己,清新的体香撞了满怀,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的脖颈,聂泽表情很是很受用。

聂泽一路上就这样公主抱着叶菀,被小区里不少人围观,聂泽只当没有看见,旁若无人的找到自己的路虎,把叶菀妥帖的放到副驾驶的座位。

到了车里叶菀的手还是搂着他脖子不放,细白如玉的胳膊环在他身前。

“还不放手?还是你想就这样一直抱着我?”聂泽挑眉问道。

叶菀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上了聂泽的车,倏地收回了手放在膝上,低声腼腆地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聂泽坐上驾驶位发动汽车,看着身边低着头像只鹌鹑一样的叶菀笑了,“是我手底下的人把你砸伤了,你怎么这么怕我?”

“没、没有。”叶菀微微侧头,望向窗外。

没有才怪!

聂泽心想,叶菀虽然嘴上不说,可她性格单纯,心思又细腻,心里一旦有事很容易就能从她脸上看出来。

可叶菀不说,他也就不问。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医院,聂泽照样抱起叶菀找了骨科医生。

骨科医生看了看叶菀的脚,直接在她脚上装了一个小夹板。

上夹板时叶菀的脚踝疼得厉害,她自小就怕疼怕苦更害怕医生,之前还能努力凭意志不让自己哭出来,上夹板时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地从脸庞滚落,微红的眼眶,泪水沾湿了她蝶翼一样浓密的长睫,小巧的朱唇微微抖动着,脆弱易碎。

聂泽站在她身侧,看见叶菀哭出来的那一刻,猛地将叶菀的头揽进自己怀里,摸着她柔软顺滑的长发一遍一遍的柔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很快就好、”

聂泽的柔声安慰,像是让叶菀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本来还只是默默流泪的叶菀抓着聂泽的背心下角,埋着头闷声哭了起来。

骨科医生看见叶菀哭得这阵势,动作都小心翼翼起来,用得力道连平时五分之一都不到,从业几十年,给病人上了那么多夹板,小孩子上夹板都没她哭得这么凶的。

不知道还以为他在上刑。

等到小夹板上好,骨科医生终于松了口气,看着还在聂泽怀里哭的叶菀,和蔼地笑了两声,“小姑娘还哭呢,夹板都上完了,就别在男朋友面前哭鼻子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唐人街探案:天风夜谭:第6章 哦,意外被柜咚的女主

【原来是美男】uhey重生:第51章 番外二

小辣娇(重生):第4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