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只能吃软饭:第16章 朝歌要完

- 编辑:网页上传 -

医生说我只能吃软饭:第16章 朝歌要完,作者:七果茶

星宿教练摸了摸光亮的额头,道:“我们没有积分压力,大家都放开了打。”

教练也不是不想说的有气势点,但这一周来他们天天跟朝歌战队打训练赛,总是赢少输多多多多。

星宿众人:“明白。”

双方进入游戏。

林火操控着寒冰之箭赶往线上,心里还在疑惑,“他们怎么只禁近战法师?迟哥的傀儡师不是把他们打的更惨吗?”

鹿鹿想了想,道:“这段时间的训练赛,迟哥都没怎么用过近战法师,他们还没琢磨透该怎么打吧。”

“你是说他们打傀儡师的次数比较多,已经知道该怎么打了?”林火问。

鹿鹿笑道:“这我可没说。”

开局镜头先给到中路。

解说翡翠道:“今天比赛之前,就有很多粉丝在关注这一场对决,据说这将是天才新人和老牌法王的终极对决。

“但让所有人都所料未及的是,双方中单都选择了的控制系法师。”

白菜道:“控制系法师没有爆发输出,更依赖于团队,看来这一局比赛,我们是看不到中单间的终极对决了。”

“是的,中路现在很和平,谁都没率先动手……”翡翠忽地一顿,忙道:

“等等,迟否的走位突然靠前!他身边没有队友,星宿的打野也没漏视野,他怎么敢这么冒进?”

“小软?”锦竹注意到迟阮凡的突然行动,惊了一瞬,立即想丢下打到一半的野怪过去帮忙。

迟阮凡道:“你别来,我就逗逗他。”

“嗯。”刚离开的野熊巢穴的锦竹闻言返回,将追出来的几只野熊杀死。

解说还在继续道:“迟否放出丝线陷阱封住心月狐的走位,同时控制跟上,被打上傀儡标记的心月狐走进了陷阱里。

“很完美的技能衔接,但迟否只是个控制系法师,他根本杀不死心月狐。

“等技能效果消失,他就会被心月狐反打。”

“心月狐交闪了!”翡翠猛地提高声音,“他没有选择反打,而是交闪逃跑!”

白菜悟了,“迟否不是要杀心月狐,他是想吓心月狐,顺便逼出对方的闪现。

“这是迟否给心月狐下的套,他故意走位靠前,让心月狐误以为锦衣在附近,逼得心月狐交闪?”

“锦衣根本没过来,心月狐被骗了啊!”翡翠痛心疾首,“迟否不是新人吗?怎么狡猾得跟老油条似的?”

白菜道:“心月狐被骗到也很不对劲,他连锦衣的影子都没看到,居然这么果断的交闪了。”

朝歌选手席。

迟阮凡心情愉悦地道:“心月狐闪现没了,待会抓他一波。”

这一周的训练赛上,他和锦竹带上情侣标志,两个人就真像情侣一样形影不离。

他在中路,锦竹就三分钟抓五次中路。锦竹去反野或支援,他必定在锦竹身后。

这些显然对心月狐有不小的误导作用,瞧这可怜孩子,都被打出条件反射了。

听到心月狐交了闪现,锦竹就明白了迟阮凡的用意,应道:“好。”

第一局比赛,朝歌赢得毫无压力。

倒不是朝歌队友的水平比星宿战队高多少,而是迟阮凡根本不按训练赛的套路来,直接把星宿战队给整懵了。

比赛结束,心月狐看着结算页面,神情恍惚。

这一周的训练赛,他们到底从朝歌身上研究出了什么?怎么全都用不上?

他为了克制迟阮凡的傀儡师,还特意练了以前不常用的阵法师,结果迟阮凡完全转变了风格。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星宿打野道。

所有队员都看向他。

心月狐问:“出在哪?”

打野道:“迟否和锦衣的‘情侣’标记没了,说明他们已经感情破裂并分手,所以不黏在一起了。”

“……”

心月狐:“你认真的?”

“咳,”打野干笑:“我就活跃下气氛。”

第二局比赛即将开始,双生子上场,替换下林火和鹿鹿。

“哇,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比赛。”朝阳兴奋地搓了搓手。

摘星则戴上耳机,认真检查游戏的每一个功能。

飞云教练对两人道:“你们别紧张,训练赛怎么打爆他们的,这局比赛就怎么打。”

“放心吧教练,”朝阳笑着道:“别的战队不好说,打星宿就不带怂的。”

十多场训练赛下来,他们很清楚星宿的实力,也知道怎么打星宿。

“那就好。”飞云说了声,就见选手们的屏幕一变,新一局的比赛开始了。

“现在进入禁选职业环节,”解说翡翠道:

“上一局比赛,双方中单都拿出了控制系法师,我们没能看到操作上的终极对决,倒是看到迟否选手在计谋上对心月狐的压制。

“不知道这一局比赛,双方战队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咦,”解说白菜有些惊讶道:“星宿战队禁用了近战法师、傀儡师、阵法师。一共三个禁用位,他们全给了朝歌的中单迟否!”

“真是不可思议,迟否选手在赛场上用过的所有职业,全部上了禁用位。”

翡翠道:“我觉得这有些太过了,锦衣的好几个拿手打野都被放了出来,尤其是风系刺客,他们怎么敢放风系刺客啊?”

“朝歌立刻选下了风系刺客,中单会选什么呢?迟否选手只能拿出新职业了。”

迟阮凡道:“我来个雷系魔法师吧,正好最近和竹子他们一起玩过。”

“雷系魔法师?!”朝阳傻了,“我们打的那是娱乐赛啊,雷法那种东西,真的能拿上赛场吗?”

其余队友也有着同样的疑惑。

雷法,那是什么?别说职业赛场了,游戏里中端局都不会出现。

教练甚至觉得迟阮凡实在开玩笑,就雷法那小短腿,打野来抓根本跑不掉,一抓一个死。

“怎么不能?”迟阮凡反问:“雷法爆发高,瞬间秒人能力在所有职业里都能排进前列。”

“雷法理论上是爆发高,可他的技能真的能打中人吗?”朝阳很怀疑。

雷法的控制技能释放缓慢,大招迟钝,随便一个高段位玩家都能躲过去。

技能都打不中,还谈什么秒人?分分钟被秒。

“你们不是看我玩过吗?当然能打中人。”迟阮凡悄悄拉了拉锦竹的衣服。

锦竹沉默了会,道:“你有信心吗?比赛和娱乐模式差别太大了。”

“我最懂比赛了,信我。”迟阮凡道。

锦竹看向教练。

教练:“……行吧,尊重选手的个人意愿。”

朝阳看到雷法出现在屏幕上,不忍直视地捂脸,低声嘟囔:“完了完了,心态崩了啊。”

解说全体懵了,“雷系魔法师!是我看错了吗?雷法能上赛场?!”

翡翠感叹道:“太惊人了,距离雷法上次在赛场上出现,应该已经过去了好几个赛季。”

白菜道:“后台给出数据,雷法上次登场是1101天前,也就是说已经有三个半赛季没登过场了。”

观众席一片喧哗。

“疯了吧!我2000分的局拿雷法都得被骂死。”

“这新人不会是不会玩别的职业了,就拿雷法来凑吧?”

“朝歌要完。”

99%的人还阅读了:

给你爱,我不吝啬(快新同人):第26章 番外清晨的一段对话

[娱乐圈]在韩剧宫的生活:第16章 离家出走

穿到古代卖甜点: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