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化成厉鬼的那一年:第22章 窝里斗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化成厉鬼的那一年:第22章 窝里斗,作者:酒雀

“师傅,天上掉下来好大一团蓝火!”小道士左手维持小电驴的平衡,右手指向远处的天空。

老道士眉头紧皱,“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那是殷疯子专属的阴火。”

“阴火?”

“这阴火是他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极阴极煞。传闻那殷疯子刚出生时周身带着阴火,殷家人以为他母亲生了一个鬼胎,差点把他给弄死,最后还是他父亲力排众议,把他保了下来,还教他如何炼化阴火,使之成为驱魔灭鬼的利器。”

小道士惊讶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殷家家主还有这段过往呢。”

“哼,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那殷丝蓝生来就是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先后克死了亲妈亲哥,连他父亲殷善都差点命丧他手,现在还在半山疗养院里躺着呢。”

小道士长叹一声,“这么说来他还挺可怜的。”

老道士拿拐棍敲了敲他脑袋,“人家如今可是修真界第一猛人,用一根手指头都能灭了你,要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道士可怜?你还是努力修炼再说吧。”

小道士摸了摸脑袋,小声嘀咕:“以我的资质就算修炼两辈子也赶不上他。”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小道士赶忙转移话题,“师傅,这大晚上的先是邢家求援,现在又出现殷家蓝火,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

老道士摸了摸胡子,意味深长地道:“能逼得邢、殷两家联手,肯定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走,我们赶紧去瞧瞧。”

“是。”小道士右手一拧油门,小电驴“突突突”地在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疾驰而去。

小公园内。

殷丝蓝的法剑对上邢彦的长刀,两人实力相当,互不相让。

“殷丝蓝你也跟着脑子进水了不成,居然护着一只厉鬼!”刑彦紧绷着一张脸道。

“他我护定了。”

骨白色的法剑对着长刀斩去,两把利刃发出尖利刺耳的摩擦声。

“你是不是瞎了,还是中了障眼法,那只厉鬼只是化作了阿宝的模样,根本不是他!”

“他是我的,你少插手。”

一团蓝火冲刑彦砸去,刑彦闪身躲避时露出空档,被殷丝蓝狠狠踢中腹部,当即呕出一口酸水。

“咳咳,你要死啊,为了一只厉鬼踢我!”

殷丝蓝沉着一张脸道:“你要是再敢动他一下,我就往你心窝子里踹。”

邢彦气得脸色铁青,“好好好,今天我们就看看鹿死谁手!”

说完提刀冲上前,两人又打在了一起。

“师傅,那人不是邢家少家主邢彦吗,怎么和殷丝蓝打起来了?”小道士蹲在角落里小声问。

老道士也是一头雾水,“放着厉鬼不打,他们两个倒是打在了一起,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疑?那厉鬼不就是上回在四方街把师傅你吓得跳楼的那只嘛,怎么又出来捣乱了。哎呦!”

老道士狠狠在小道士头上扣了一个暴栗,“什么吓得跳楼,为师那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小子不懂就不要乱说。”

小道士摸摸头,咕哝道:“摔得都只剩半条命了,还嘴硬呢。”

老道士没听见小徒弟的吐槽,他这会儿注意力全在阿景身上,这只血尸变了个模样,让他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嘶,我以前肯定见过那只厉鬼,可到底在哪见过呢?”老道士眯着眼琢磨,忽然灵光一闪,“我艹,竟然是那小子!”

小道士:“师傅你认识那只厉鬼。”

老道士气得胡子一抖一抖:“何止认识,我们还有仇呢。”

“师傅你和那只厉鬼结了什么仇?”

“深仇大恨!”

这该死的小子竟然成了厉鬼,报应!

殷丝蓝和刑彦不是最恨厉鬼吗,上啊!最好把那小鬼打得魂飞魄散才解气!

老道士幸灾乐祸地看着殷、邢二人对掐。而对面的季天骄却没他这么好的兴致了。

“阿蓝、阿彦,你们俩快住手,哪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道理!”

正窝里斗的两人怎么可能听他的,依旧打得难舍难分。

季天骄焦急地对管家季频道:“频叔,你们快去阻止那两个人。”

季频一脸为难地道:“少家主,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我们这些人全加一起也不够那两位揍的,贸然冲上去就是送人头的料。”

季天骄也知道靠季频他们想阻止那两人是有些强人所难,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

阿景正打算悄咪咪地带着狐妖逃跑,结果被季天骄逮了个正着。

“你想去哪?”

“回、回冥府。”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季天骄心中五味杂陈,“你就这么走了,那两个人得打到明天去。”

阿景托着受伤的手臂闷声道:“他俩打就打呗,我一个厉鬼哪能管得了那两位大神。”

季天骄带着歉意道:“我替阿彦向你道歉,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他是见到你的容貌受了刺激才会这么暴躁。话说回来,你今天为什么要扮成这副样子?”

阿景不明所以,“我没有在假扮谁啊,白无常大人说这就是我真实的容貌。”

季天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你、你说什么?这是你真实的样貌?”

阿景点点头,“为什么你们见到我的样子都这么惊讶,你们以前认识我吗?”

季天骄紧张地抓着他的手问:“你对生前的事还记得多少?”

“嘶,好疼。”阿景的右手被邢彦的长刀划开了一个血口子,现在还在往外渗血呢。

季天骄赶忙松开手,“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你是我见过的术士中最讲道理的一个了。”阿景冲他笑了笑,“对了,清明节那天你送了我好多功德,我还没谢你呢。”

季天骄像被梵雷咒劈过一样愣在当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颤抖着双唇道:“你说什么,清明那天,是你收了我的功德?”

“对啊,除了你,还有殷丝蓝、叶熹、林大富,还有那个砍了我一刀的邢彦,他们都给我渡了功德。我说你们到底是……”

季天骄忽然扑到阿景怀里号啕大哭,“阿宝!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

阿景傻了眼,虽然知道季天骄惯会使用嘤嘤嘤的招数,但这回哭得实在是太豪迈了,他胸前的衣服都被对方的泪水打湿了一大块。

“我找了你十年,你怎么才回来,我的阿宝,呜呜呜。”

季天骄哭得惊天动地,连正在打斗中的两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季斐玉,怎么连你也被这个厉鬼给骗了。”

季天骄哭得一颤一颤的,“阿彦……他是家宝……是家宝。”

邢彦不信:“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家宝,他是厉鬼!”

“他真的是家宝!”季天骄激动地晃着阿景地肩膀道。

“嘶。”右臂的伤口被扯痛,阿景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余光瞥见手腕上的紫檀珠串,忍不住埋怨道:“不是说这珠串里有护身法器吗,怎么我伤成这样都没启动,难不成这玩意儿是一次性的,用一次就报废。”

殷丝蓝这才注意到阿景手臂上的血口子,转头对上邢彦,“你伤的?你竟然敢伤他!”

一团蓝火不由分说地砸了过去,邢彦愣是连躲都没躲,硬生生接下了。

“紫檀珠串……紫檀珠串……”

邢彦终于回过神来,猛地向阿景冲了过去,季天骄以为他又要动手,急忙拦在阿景身前。

“你起开!”

刑彦一把推开季天骄,在阿景慌乱的眼神中拉起他的右手腕,手串正中间的珠子上刻着一个景字。

“你是……你是……呕……”

蓝火的效果现在才显现出来,邢彦当着阿景的面呕出一口鲜血。

“阿彦!”季天骄急忙上前查看。

“我没事。”邢彦随手将嘴角边的血迹抹去,“我活该挨这一下。”

阿景一脸莫名其妙,这些术士怎么一个个都不正常,这个邢彦前一秒还对他喊打喊杀,现在又满脸愧疚地看着他,吃错药了吧。

殷丝蓝收起法剑走到三人身边,一把将邢彦的大手挪开,扶着阿景的手臂仔细检查。深可见骨的伤口刺痛了他的眼,心中火气上涌,又想捅邢彦一剑。

“跟我回去,我替你疗伤。”

阿景吓得急忙将手抽回,“我、我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回冥府。”

大佬阴森森地看向一旁的双头鼠,后者掉头就跑。

“冰泫猝魇,封!”

双头鼠连呼救都来不及,就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被殷丝蓝封成了一座冰雕。

“没了它你就回不去了。”

阿景抱着“冰雕”欲哭无泪,“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殷丝蓝理了理阿景凌乱的头发,柔声道:“跟我回去,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其他人再伤你。”

邢彦横插一杆,“你别跟他回去,他家阴森森的跟座大冰窖一样,小心进去了就出不来。你跟我回去,你的伤是我害的,理应由我负责。”

“你家一群猎魂师,你让他跟你回去是想让他再死一次吗?”季天骄白了邢彦一眼,然后笑眯眯地对阿景道:“还是跟我回去吧,我家里人都很好说话的,绝对不会伤害你。”

阿景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三个人,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看来他今天是逃不过了,倒不如选一个看上去好相处一些的。

他颤颤巍巍地指着季天骄道:“要不然就……”

“媳妇!!”

什么声音?

原本躺在地上挺尸的狐妖忽然情绪激动起来,一条线的眯缝眼瞪成了小圆眼。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只剩半条命的狐妖硬是强撑着站了起来,扑向了殷丝蓝。

99%的人还阅读了:

[白展|正泽]插翅难飞:第71章 71

轻易放火:第3章开机发布会(2

医生说我只能吃软饭:第16章 朝歌要完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