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边城浪子)雪雾弥漫:第26章 算计

- 编辑:网页上传 -

(新边城浪子)雪雾弥漫:第26章 算计,作者:文采不足的猪猪

作者有话要说:想了想,卡在前面一章的末尾好像不太道德,那我就来更新啦~  傅红雪挣扎无果,眼看就要死在马空群的刀下,一早就潜入万马堂来刺杀马燕岚的花白凤从一旁飞身而下,挡开了马空群的刀。

马空群看着终于出现的花白凤,心中暗自得意。

花白凤看着眼前这个毁了她的一生,让她在仇恨里挣扎了二十年的恶人,心中的恨意暴增,二话不说便刺向马空群。

突然,周围出现了一大批江湖上的好手,顷刻间将花白凤围在了中间,打飞了她的长剑,将她困在了布满铁刺的笼子里。

傅红雪急得要命,却始终挣脱不掉身上的锁链,只能眼睁睁看着花白凤在下面任人欺凌。

“妖女,你可还记得我是谁?”一个头发花白,笑得狰狞的男人冲着花白凤说到。

“神刀郭威!我就是做鬼也记得你们这些人的嘴脸!”花白凤看着眼前这些二十年前的凶手。这么多年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可这些人却踩在她爱人的尸骨上活得风生水起。苍天何其不公,何其不公啊!

马空群被簇拥在众人中间,就犹如当年他们计划杀死白天羽一样。

“花白凤,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要是你当年任命咽了气,所有的烦恼都扫光了。可是你偏偏要活下来,自己白白忍受这二十年的罪不说,还要拉着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受这二十年的苦。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马空群,你少废话。我活着本就是向你讨债的,你害死了天羽,害得我变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没看到你咽了气,我又有何颜面去见天羽!”花白凤虽然身上被铁刺划出了道道伤痕,却远远抵不上她心中的痛。

“二十年来你可以做很多事,可你只做对了三件事。一件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衰弱,一件是收留了我马空群的女儿,还有一件,就是养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你落得今天的下场,怨不得我马空群。要怨,就怨你儿子吧,是他把你这么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

傅红雪想到花白凤这么多年的教导和恩情。他活着就是为了复仇的,他在复仇的路上本就危险重重,根本由不得他犹豫退缩。可他懦弱无能,不但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还连累了娘和阿歌。

“娘,对不起。”

花白凤看着坚不可摧的铁笼,眼中满是绝望。

“我早就和你说过,中原武林都是你的仇人。你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了你。可你却为了那个女人一再的退缩,让我们二十年的努力全都输的一干二净!”

“我错了娘。”傅红雪看到花白凤的伤,心里很是愧疚。

“晚了,我们已经输了。”

马空群看到花白凤已经放弃挣扎,心中很是满意。

“呵,今天正是个好日子。原本是我万马堂办喜宴的日子,谁知道新郎不乐意,非要把这喜事办成丧事。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送你和你娘去阴曹地府,也好让你们一家三口好好团聚。”

马空群挥了挥手,一旁的马师捧出了十几坛美酒,砸在了花白凤的铁笼上。

马空群接过马师手中的火把,笑着说道:“当年魔教的人就是因为你们在冲霄塔里被烧成了灰烬。你们母子既然也是魔教余孽,今天,自然也该让你们常常他们的滋味。”

火把脱手,砸到了地上,点燃了花白凤所在的铁笼。

听着花白凤在火中发出痛苦的惨叫,傅红雪在眼中全是泪,嘴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娘,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他瞪着那些在一旁大笑的人,将他们脸全部刻在了心里。他要杀了这群恶魔,一定要杀了他们!

突然,一个身着绣着繁杂花纹的红衣男子站在了铁笼上,挥手用功力驱散了花白凤身边的火,又转身砍断了傅红雪的铁链。

傅红雪一被放下,就拿起落在地上的刀砍开了铁笼,救出了花白凤。

马空群他们被扑面而来的大火吓了一跳,连忙用袖子遮挡。

待大火散去,众人才看清站在上面的人。

“萧别离?你在这里做什么?”

“萧别离这个名字,我已经用的很厌烦了,你还是叫我花寒衣吧。”

“花?难道……”

花寒衣打断了马空群的话,“对,就是花寒衣,斑衣教教主花无期的侄子。马空群,你自诩计谋无双,却不知道我在你身边潜伏多年,早就把你的事情和心思摸到一清二楚。你说是马燕岚把一切都告诉了你,是她出卖了傅红雪,其实这都是你自己瞎编的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岚儿是我马空群的女儿,难道还能为了这个什么都不是的毛头小子杀了自己的亲爹不成?”马空群一点都没有被人拆穿的羞愧。

“是啊,光是一个傅红雪,当然是不够的。马少掌门虽然是个心狠之人,却也是个极其孝顺的女儿。这么多年为了她爹出生入死,将自己的名声抛诸脑后。不论是她的爹爹,还是她的姐姐,但凡有所求,哪怕是浑身是血,也会不断的往前冲。可她要是知道,她当年的流离失所,她在花白凤手中受到的折磨,她干娘的死,卓笙的死,还有她那总是复发的头疾都是你这位好父亲造成的。你说她是会继续尊敬爱戴你,还是狠你入骨,将你扒皮抽筋,碎尸万段呢?”

“花寒衣,你少在那里胡乱猜测。无论我做了什么,那也是我们父女二人的事,由不得外人干涉。这些年你藏得很好,不过为什么不继续藏下去呢?你如今这般出现在我万马堂,难道是来寻死的吗?”马空群心里一惊。这些都是马燕岚心中最深的痛。但他相信,就算马燕岚知道了这些事情,她也不会真的做出弑父的事情,最多也就是袖手旁观。这里毕竟是在万马堂,是他的地盘,这些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不不不,我怎么会死呢?万马堂虽然是武林第一大门派,可我也不是傻子,不会像傅红雪那样孤身一人来送死。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藏锋阁外面早已被我斑衣教的教众杀得血流成河了。”花寒衣毫不在乎的说到。

马空群听完从外面进来禀报的马师,才相信原来花寒衣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如此顺利的打进来的?”花寒衣看着马空群慌张的表情,心里很是畅快,“你为了掩饰生死经的秘密,想让马燕岚继续研习生死经,所以派出了暗探刺杀卓笙。可你不要忘了,万马堂的暗探一直是在我的手上。我故意派锦猫前去,就是为了让她心软放卓笙一条生路,好让他暗中在大漠势力。他最了解马燕岚,自然也知道如何不让她发现自己的踪迹。如今,你的女儿应该正在他的手上吧。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毕竟他对马燕岚,可比你对自己的女儿要真心实意多了。只不过你要想从他手上保住自己性命,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马空群看着高高在上的花寒衣,心中一遍又一遍的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办。

花寒衣在马空群身边潜伏多年,眼看自己的仇人就都要死了,心中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马空群,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你虽然欢喜马燕岚是个能撑起局面的孩子,但同样,你也在惧怕她吧。”

“你胡说什么?!”马空群心中最深处的秘密被人点破,一时慌了神。

“因为她不像你,反倒是像那个被你害死的大哥,白天羽。”花寒衣没有停止的意思,“她活得潇洒,虽然下手狠辣,却也算得上是性情中人。她行事多用阳谋,活得光明磊落。而你,马空群,就只是一只躲在阴沟里汲汲算计的阴险狡诈的小人。”

“你住嘴!”马空群喊到。

“唉,时候也不早了。傅红雪,从血缘上看,我们也算的上舅甥。今日舅舅就给你这次机会,亲手杀了你的仇人,为你爹,为斑衣教上下,报仇雪恨。”花寒衣看着一直抱着花白凤的傅红雪说到。

“他说得对,杀了我们共同的敌人!”花白凤不顾自己的伤,命令着傅红雪。

傅红雪拔出自己的刀砍向刚刚那群折磨他们母子的人。他终于体会到花白凤口中的仇恨,明白了花白凤这么多年为什么放不下。

他修炼逍遥刀法多年,那些多年受万马堂庇护偏安一方的武林豪杰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他的目标明确,杀了马空群,其他人都可以延后。但是所有胆敢挡在他面前的人,全都得死!

众人见傅红雪的武功高强,早就四散逃去,只有几个忠心耿耿的马师还护在马空群身旁,却也抵挡不了多久,会快就死在了傅红雪的手上。

马空群看着周围已经没有人可以救他了,只能自己抵挡。

傅红雪的刀很快,也很猛,马空群根本就挡不住。

傅红雪的刀高高扬起,眼看就要砍到马空群的头上。

花寒衣在上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花白凤也是激动不已。

傅红雪的刀迅速落下,却又猛地停了下来。

马芳铃闭着眼睛,浑身发抖,却依旧坚定不移地站在马空群的面前。

“你做什么?”傅红雪看着马芳铃,手中的刀砍不下去。她是阿歌重视的姐姐,他不能伤了她。

“傅红雪,你做什么?你杀了她!快杀了她!所有挡在你面前的人都得死!”花白凤看到傅红雪停了下来,心中很是焦急,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杀了马空群,却因为伤得太重动弹不得。

马芳铃止不住颤抖,却还是开口质问道:“今天本是你和我妹妹的大婚,可你却要杀了自己妻子的亲生父亲,你就不怕燕岚恨你吗?”

“那你知道你的父亲都对你的妹妹做了些什么吗?!”傅红雪反驳道,“他连自己的女儿都能下毒暗害他还有什么值得阿歌相护的地方?!”

马空群看傅红雪被马芳铃拦住,趁着他们争吵的时候迅速逃走,留下马芳铃一个人面对斑衣教的人。

傅红雪正准备追上去,却突然感到右腿猛地一阵疼痛。低头一看,是被一把细剑给刺穿了。

他回手砍向那个人,一看是马芳铃,急忙调转了方向,削掉了她的一缕头发。

“我,我……”马芳铃一心只想护着马空群,如今看到傅红雪疼得通红的眼睛,心中很是害怕。

傅红雪看着马芳铃。她和马燕岚不是一个母亲,所以不是生的很相像,但她们却有一双相似的眼睛。马芳铃那双神色慌张的眼睛,就和当年他初见马燕岚的一样。

“滚,”傅红雪放下了刀,冲着马芳铃喊道,“滚!”

马芳铃丢下了自己的剑,慌张的逃出了藏锋阁。

花寒衣看自己的仇人被傅红雪放走了,也不想管这个扶不上墙的外甥,飞身离开了藏锋阁,前往了打成一团的大堂,去杀当年那个砍伤他的吴沧海。

花寒衣刚杀了吴沧海,他的手下就匆匆来报。

“教主不好了!马燕岚带着人杀回来了!”

花寒衣虽然也想把万马堂烧成灰烬,却也知道烧一个不属于马空群的万马堂浪费自己手下的性命并不值得,于是便下令撤退了。

…………………………………………………………………………

叶开带着傅红雪和花白凤从之前马芳铃告诉他的密道逃出了万马堂。

万马堂里面的武林豪杰一看花寒衣撤退了,就把矛头指向了傅红雪。若不是路小佳替他们挡住了后面的人,叶开怕还没有机会带他们逃出来呢。

花白凤拦住了想要给她找水的傅红雪,对他很是失望。

“马家是我们的仇人,是我们的仇人!刀没砍在你身上,你永远都不知道疼。什么是仇人,你现在明白了吧?”

傅红雪听着花白凤的话,也不管还在流血的右脚,缓缓地跪在了滚烫的沙子中。

“马空群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为了自己,可以牺牲掉一切,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在他眼里也什么都不是。你迟迟不肯动手,所以你就落入了马空群的陷阱,还害了自己重视的夭歌。你以为放过马空群就是保护她,可你错了,大错特错!你留下了马空群,所以你的夭歌就遭了他的毒手。”

花白凤看着傅红雪,毫不留情的把最残酷的现实摆在了他的面前。

“乌云蔽日是没有解药的,就算现在她还活着,也活不了多久了。”

傅红雪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花白凤。他希望花白凤是在骗他,可她眼中却没有一丝欺骗的意思。

叶开本来还想劝劝他们,却没想到听到了这样的事情。

亲生父亲给自己的女儿下毒,还是无药可解的那种毒。这,这可怎么办啊?

“娘,你要去哪儿?”傅红雪看着花白凤正准备离开的身影,急忙喊到。

花白凤回过头,眼中没有心疼,只有严厉和冷漠。

“傅红雪,去杀了你所有的仇人。乌云蔽日是马空群的毒药,他或许还能有解救的方法。要不要救她,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叶开看到花白凤离开了,就上前搀扶其傅红雪,还从怀中掏出了金疮药要给傅红雪。

“你这次怎么不劝我放下仇恨了。”傅红雪没有理会叶开的动作。

叶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又忙碌了起来。

“我原以为,你若是放下了仇恨,仇恨就能放过你,放过马燕岚。却没想到,这世间的事,不是我们一己之力就能解决的。这些人明明为了自己的私心害了你们一家,却丝毫不知道愧疚和悔改。若是你受了中原武林如此迫害,我却还让你放下仇恨,那岂不是太不是朋友了。”

傅红雪苦笑了一下,“是啊,就算我想放过这世上的人,这世上的人也不可能放过我。我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个错误,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叶开看着傅红雪难过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其实,少掌门不一定就是中了乌云蔽日之毒。”

傅红雪听后,抬头看着叶开,眼中满是请求。

“在你走后,有个叫卓笙的男子来给她解了毒。我走的时候马燕岚虽然还没醒,但是丁灵琳说毒却已经解的差不多了。我想,马空群或许真的下了乌云蔽日,但是马燕岚发现了不对劲,所以……”

傅红雪松了一口气,只要她没事就好。

叶开包扎好了傅红雪的伤口,傅红雪就拿着刀出发了。

叶开知道自己拦不住,也就没拦着他,回边城去找丁灵琳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武侠]大侠养成手记:第6章 花家满楼

「海贼王」旧时呓:第47章 人偶

东方皇后传:第45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