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扶摇录:第13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弃妇扶摇录:第13章,作者:西瓜尼姑

第十三章

从永宁堂出来之后,沈清月与沈世兴同行了一段路,父女一路无言,直到分别的时候,才简单地说了两句话。

“月姐儿,你……我每日都在书房。”沈世兴憋了许些时,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沈清月一边行礼,一边道:“女儿明白,女儿回去了。”

“嗯,你去吧。”

沈世兴转身走了,走到转角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看,却瞧见沈清月还站在原地目送他,他的心猛然被重物击中,眼眶红了一圈,神色愈发复杂,他恍惚间似乎看见沈清月微微笑了笑。

父女俩的这次告别,冗长而沉默。

待沈清月回了自己的院子,庭院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粗使丫鬟在扫地。

她是嫡出小姐,本该有六个丫鬟和一个管事妈妈伺候,实际上只有春叶、冬雪两个二等的丫鬟和两个三等丫鬟,另外额定的丫鬟“自愿”去了沈清妍身边,沈清月的身边连个年长的妈妈都没有。

包括后来沈清月出嫁,陪嫁丫鬟也是这四个,一个大丫鬟都没有,寒酸的很。

她身边需要有一个年长能掌事的妈妈才行。

前一世沈清月出嫁之后,吴氏从沈家拨给了她一个做陪房的林妈妈,想也知道林妈妈是吴氏的眼线,沈清月也渐渐发现了林妈妈不忠心,便将其发落了,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罗妈妈,将其培养为心腹。

可惜罗妈妈是沈家之外的人,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旧地,沈清月现在这个年纪和声誉以及地位,想要找到她,并且请她进府,恐怕还有些困难。

而且,吴氏没有那么容易就放弃对雁归轩的掌控。

沈清月倒也不急,好歹身边还有一个春叶值得信任,她将春叶叫了进来谈话,一开口便直言道:“今儿你跟了我去永宁堂,你也都看到了。”

春叶抿着嘴点了点头。

沈清月捧着茶杯暖手,望着春叶道:“我想提你做一等丫鬟,你肯不肯?”

春叶猛然抬头,惊讶地看着沈清月,她从前老是说一些主子不爱听的话,做二等丫鬟都勉强,怎么突然一下子要提她做一等丫鬟。

她道:“奴婢肯,可是……”

沈清月定定地看着春叶,不疾不徐地笑道:“只要你肯,那便没有可是,你不会的我教你,你需要做的,就是忠心耿耿。”她的声音又沉又稳,听了叫人莫名安心和信任。

春叶噗通一声跪下来,双膝重重地磕在地面上,道:“奴婢绝对忠心。”

沈清月亲自扶着春叶起来,肃了神色,道:“那以后院子里就暂时交给你,我出去便不带着你了。”

春叶重重地点头,道:“奴婢知道!奴婢会替姑娘看好院子里。”

“你再替我想一想,若要提个二等丫鬟,夏藤和秋露,谁合适一些?”

这两个丫鬟年纪都不小,有十三四岁了,不算非常机灵,也不傻笨,提做二等丫鬟也算合情合理。前一世的时候,她们俩,一个嫁了人出了府,便没再伺候沈清月,还有一个犯了错被发落了。

春叶想的很仔细,道:“夏藤吧,她不爱说话,不聪明,但她和奴婢一样,对姑娘很忠心。”

沈清月愣了一下,偏巧夏藤就是被赶出府的那一个,不过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儿了,具体为了什么,她记不大清楚,只隐约记得,好像跟冬雪有关系。

沉默了片刻,沈清月吩咐道:“我房里你也熟,你先替我仔细检查一遍,有没有什么多的少的东西,还有我库房的册子,是冬雪在管吧?”

春叶答道:“是,要奴婢去叫冬雪进来么?”

“不必。”

未出阁的姑娘们,婚前的东西多是长辈打赏,沈清月一贯不讨喜,沈家很少有长辈单独给她东西,平日里大家都有的东西多是日常所用,根本存不住,她知道自己现在非常贫穷,库房里着实没有什么东西,给冬雪管着也无妨。

沈清月靠在罗汉床上,闭着眼睛想事情,春叶以为她睡了,从床上拿了一条绒毯搭在她身上,便继续轻手轻脚地查看屋子。

不知不觉见,沈清月睡着了,醒来之后干渴的厉害,叫春叶给她倒了杯茶水。

沈清月喝了茶,方问道:“屋子可有不干净?”

春叶摇头道:“眼下没有。”

沈清月想大概也是没有,她从前一贯听话顺从,吴氏还用不着在她房里动手脚,不过现在可不同了,所以才要留春叶看着屋子。

时候不早了,春叶问:“姑娘饿了吗?”

沈清月点一点头道:“有些饿了。”

春叶命人去厨房传饭,这厢冬雪摆了饭,沈清月坐在小炕桌前,并未拿筷子,她的视线扫过冬雪赛雪的肌肤,冷不丁问道:“冬雪,夏藤和秋露,哪个堪当二等丫鬟?”

冬雪端盘子的手滞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常,柔声道:“看哪一个合姑娘的心意,姑娘想挑哪一个就是哪一个。”

沈清月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冬雪的性子向来是这样,从来不会顶撞人,温和非常,也从来不拿主意,仿佛一点名利心都没有,但最后得利的总是她。

就像冬雪爬了张轩德的床之后,还露出一副无辜被迫的样子,后来做了通房丫鬟,还能若无其事地待在主子身边,一边享受张轩德的宠爱,一边在沈清月的身边利用大丫鬟的身份牟利。

沈清月拿起了筷子,不再多问,吃了饭,略看了一会子书,便去了大伯母柳氏处。

沈家内宅之事基本是柳氏在管,丫鬟们的升降处罚,也都由她负责,沈清月要提升丫鬟,须得禀报了她才行。

进了院子,沈清月很直接地说明了来意,还道:“大伯母,她们跟着我,一直到我十四岁,尽心尽力,本来早该提了她们,不过没人提醒,我到了今日才想起来,却是我薄待她们了。”

言外之意,沈清月十四岁了,柳氏身为沈家宗妇,身边堪堪几个这样的丫鬟,也是她的失职!

柳氏面色一僵,立刻又笑道:“这事儿倒是从未听你母亲提过。难得你这样厚待下人,我明儿就让人制牌子,从下个月起,就按一等和二等丫鬟的身份发月例。”

沈清月面容含笑,即便吴氏没提,柳氏管着偌大的沈家,每月都要发放月例银子,雁归轩的丫鬟每个月领多少,她心里不清楚么?

“多谢大伯母,侄女告退。”沈清月起身低头行礼。

柳氏笑着送她出去,等人一走,她的面容跟耍变脸似的,登时便黑了,皱着眉绞着帕子对左右道:“月姐儿倒是跟从前不一样了……”

都敢上门来在她跟前耍脾气了!

沈清月是故意的,前世张家为何先拒亲,过了两月又死乞白赖地来提亲,她前世不知道,现在却是一清二楚,张家为何会知道沈家的那件事?若说不是柳氏透露给张家,或者告诉了吴氏,才推波助澜成了这门恶事,她才不信!

下午,沈清月叫夏藤装好针线和小绣绷,提着笸箩去了同心堂。

她到的时候,方氏正闲着,见了沈清月笑道:“今儿怎么来了?”

沈清月乍然想起,今儿不是沈清舟学顾绣的日子,她哎呀一声,面色微红道:“我记错日子了。”

方氏温温一笑,拉着沈清月的手,道:“不妨事,左右我平日里也闲得很,你什么时候来都行。”

沈清月眸光微亮,道:“真的么?”

方氏愈发柔和地看着沈清月,眼神里带着一丝怜爱,道:“真的。”

沈清月回以一笑,紧紧地握住方氏的手,这样的二伯母可真好……这样的人应该平安顺遂,幸福一辈子才对。

舟姐儿的腿,一定不会跛的。

正说着,丫鬟进来禀道:“夫人,顾先生来了。”

方氏起身,冲沈清月道:“是舟姐儿学棋的日子了。”

沈清月点一点头,道:“二伯母自去招待客人吧,我就在这儿坐着。”

方氏笑一笑,以眼神示意丫鬟好生照顾沈清月,便打起蓝绸暗纹帘子出去了。

过了一刻钟,方氏就进来了,沈清月手上的作品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

方氏看着沈清月无奈一笑,道:“前儿顾先生给舟姐儿留了一道题,舟姐儿到现在还没解开,先生不教她新的,就看着她发愁呢。”

沈清月始终淡笑地望着方氏。

方氏忽抬了抬眉毛,道:“要不,你也去跟顾先生一起学棋吧?”

沈清月笑答:“拿一份束脩,教两个学生,顾先生要亏了。”

方氏灿笑道:“去试试,月姐儿要有天分,不过一份束脩而已,算的了什么。”

二伯母语气委实亲昵,沈清月倒不忍拂了她的心意,便道:“那好。”

二人携手一道往棋房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重生后我只想做学霸:第2章到家

[秦]我爹叫白起:第22章 剑术

奸臣直播间:第2章 二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