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夏栀花开: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漫]夏栀花开:第9章,作者:安槿城

藤堂静,藤堂家的小姐,身上集优雅、高贵、美丽、大方于一身的完美女性。在圈子里是有名的淑女,礼仪性格无可挑剔,还会被拿来当教科书。甚至被评为最有价值的法国妙龄小姐。

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只有台上打出了一束强光,所有人都向台上。藤堂夫妇上台了,内容老套但是却能感受到藤堂先生对于这个女儿的自豪和欣慰。

当藤堂先生站在台上讲完了话让藤堂静上来说几句的时候,她说出了很多人惊呆了的内容。

“谢谢各位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也希望大家今天都能玩得非常的愉快。谢谢大家。今天是我24岁的生日,在这边,我有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那就是,我藤堂静,在下个月,要回到法国巴黎去,而且短期之内,也不会有回国的打算。Daddy、Mammy,请原谅我的任性,就当作,我已经嫁出去了。”

吃瓜群众: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jpg

赤司征十郎和迹部景吾看着台上的藤堂静做出了同样的反应——挑眉。

花鸟院鸢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白井夏栀忍不住腹诽,真当世界美好得不行的藤堂家小公主如果抛弃藤堂这个头衔恐怕得叫苦连天了。真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大人。

惊呆了的藤堂夫人觉得自己脑中仿佛炸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说了什么,在这段话之前甚至没有一丁点的预兆,“静,你在说什么!你才刚回来!”

“Mammy,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回到法国,去继续我的法律博士学位,而且,我一辈子都要为穷人服务!”

冷静了一点的藤堂先生还是有些懵比,看着自己一向自豪的女儿居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觉得女儿是在说胡话,“你不许胡说八道!你是我唯一的女儿,将来藤氏企业是由你来接班的!”

“Daddy,那是您的企业,不是我的,我未来的事业和理想,我要自己去创造!所以从今以后,我不愿意再做藤氏企业的洋娃娃了。华丽的衣裳、还有美丽的头发,对我来说,都已经不是这么重要。从现在起,我要做我自己!”

吃瓜群众:懵比.jpg

这场生日宴会的突然转折甚至让人忘了之前发生的骚动,信息量有些大,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了藤堂静拿出了剪刀把自己那头长发直接剪了。白井夏栀看得有点傻眼,过了一分钟站得离她最近的赤司征十郎听见白井夏栀说,“一言不合就剪头发……噢,拜托剪得好看点。”

同时,这一消息通过快速的网络迅速的流传了开来,白井夏栀感觉到自己放在手拿包里的手机在疯狂的振动。她摸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正在不同的群正在以眼花缭乱的速度跳出新消息,赤司征十郎低头瞥了眼,看到新消息的跳动速度都有眼花了,“征十郎,都在刷这事儿。要上头条啊这。”

眼尖的赤司征十郎:“已经有几家媒体走了。”

仿佛在看闹剧一般,赤司征十郎冷眼看着台上的藤堂一家,垂眸能看到白井夏栀手机里疯狂刷新的东西。

白井夏栀手里的手机一直在振动,为了避免手机振动停不下来的问题白井夏栀调了静音然后看着刷新的一条条消息,这件事近期里最劲爆的事情了,赤司征十郎体贴的牵了白井夏栀的一只手走,免得她撞人撞墙。宴会草草的收尾了,赤司征十郎带着白井夏栀坐上了赤司家的车。

“简直可怕。”

在白井夏栀还在感叹藤堂静这次发言带来的震撼的时候赤司征十郎已经在考虑藤田家未来继承人和产业的事情了。

“藤堂静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她是藤堂静为前提才得到的,现在享受完要回报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赤司征十郎没有接话直接问了句,“饿吗?”

“吃什么都OK!”

赤司征十郎带着白井夏栀又去吃了牛排才送白井夏栀回了迹部宅,白井夏栀说完再见就下了车,踩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迹部宅。赤司征十郎看着那个身影在月色下走进了一扇铁门,然后离自己越来越远。

白井夏栀胖了。赤司征十郎看着自己的手想着,然后看到了车座上躺着的一个发饰。算了,下次还吧。

藤堂静这一行为引起的轩然大波对藤堂家的影响不能说小,对其他得知了此事的家长们纷纷把自家孩子叫到面前关切的问了自家孩子的想法以及梦想来确定自家孩子会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白井夏栀仰面躺在弗朗西斯的腿上让弗朗西斯卸妆的时候手机响了下,她看到是赤司征十郎的短信,内容是她在车上遗落了一个发饰以及下次比赛的时间地点。两人约了在下次比赛地点见之后白井夏栀就把手机随手放在了旁边,“弗朗西斯,有一点我赞同你。”

“人类确实很有趣。”卸完妆的白井夏栀起身走向浴室,“关注下藤堂静,我有些好奇她能做到什么地步。”

“是的,小姐。”

在没有家族的庇护之后藤堂静能做到什么地步让白井夏栀有些好奇,失去了家族成为了平民,是能成为白手起家的优秀人物还是平平无奇还是孤苦伶仃呢?虽然也有可能是重回藤堂家。

最好是前者了,不然的话藤堂静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十月的到来不仅是在告诉冰帝的学生们秋天的到来更是一系列的活动的开始。

运动会和修学旅行的准备悄悄开始了,白井夏栀从迹部景吾最近从学校里多带了一些文件回去就能看出来。说实话白井夏栀一直觉得像赤司征十郎、迹部景吾之类的人很厉害,不仅能兼顾还能做得优秀让人无可挑剔。像她根本就不愿意做那么多事儿。

白井夏栀窝在房间里忙活自己的模型,很快就要做完了。做完之后白井夏栀很高兴拍了照片发到自己的FaceBook上,很快就收到了不少的评论,白井夏栀还没看就捧着模型去找了迹部景吾。

听到敲门声以为是管家夏川的迹部景吾头也没抬的就说了声“进来”,但是进门后的脚步声不一样让迹部景吾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了心情愉悦的白井夏栀以及她手上的模型,“迹部君,我做完了!”

“还算华丽。”迹部景吾看着那个模型道,对于一个外行来说做得已经很不错了,面对白井夏栀期待的表情迹部景吾还是很给面子的仔细看了会儿,听着白井夏栀一点点的给自己介绍里面的房间,“这个是小姐的卧室,这里是主人的卧室,这里是执事长处理事情的房间,这里是厨房……”

白井夏栀如数家珍的说着每个房间,迹部景吾发现做得确实很用心,甚至是房间里的桌椅都不太一样。说完的白井夏栀心满意足的捧着模型离开了,走之前还和迹部景吾道了句晚安。那天晚上白井夏栀睡得很好,弗朗西斯看着桌上的模型小心的放到了准备好的展示台上,放到了书架上。

不过,说起来,那个时候的主人比现在安分多了,不会跑来跑去。

运动的表格发放到了每个班长的手上,开始各自填写参加的活动,白井夏栀选了一个轻松的项目,跳远。每个项目的参与人选很快就定了下来,只剩下最难的长跑,男生还好些,最终是体育社团以及体育成绩优秀的迹部景吾去参加,而女生的长跑始终没有定下来。

迹部景吾看着那一栏空着的空格考虑着班级里谁比较合适的时候有人来找他了,是花鸟院鸢,她来问了关于网球部训练的事情,等到迹部景吾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女生长跑那一栏填上了白井夏栀的名字。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迹部景吾没有多想。

很快各个班级都上交了名单表格,学生部的整理之后一式两份一份发还给了各个班级,还有每个人的号码牌。

白井夏栀听到自己参加的项目变成了长跑而不是跳远的时候傻了一下,目光落到原本参加跳远的几个人身上隐约知道自己被人下套了。

长跑就长跑吧。

迹部景吾在讲台上挨个报名字发号码牌的时候注意到了白井夏栀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了白井夏栀参加的项目可能有问题,但是白井夏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上来领了自己的号码牌就回到座位上了。迹部景吾的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很快就发现有几个女生的目光相交接。

把号码牌叠成小块放进了书包之后白井夏栀和平时一样,时不时和前后桌的女生说说话,上课认真听讲,迹部景吾看着似乎没有意思要跟他说白井夏栀若有所思。

数学老师把公式在黑板上写下,写了一个例题给同学们,迹部景吾侧头看到了头一点一点的白井夏栀,然后突然猛地一下在砸到桌面前就突然醒了,还没有清明的双眼带着茫然,没多久她清醒了。

白井夏栀觉得困,昨晚梦见了以前的事情让她没有睡好,一手撑着下巴,在课本上把公式划了出来听着已经讲到一半的题目。是老了吗?开始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不过想起来也就想起来吧,毕竟除了旧事想起来的还有那些力量,她已经有了一个方向了。参加完社团活动之后白井夏栀就坐在车里安静的闭目养神试图调动体内的力量运转起来。那些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沉睡了一半,她所要做的就是唤醒它们,适应它们。

白井夏栀的力量觉醒的时候弗朗西斯正在厨房和厨师讨论一款点心的做法,如果让口感更好,白井夏栀力量的觉醒让他一怔,那是比他在遇到白井夏栀时更为强大的力量,他有些兴奋。所以当白井夏栀回到房间里打算把校服换下的时候被弗朗西斯直接拉住按在了墙上,白井夏栀一脸黑人问号,“干啥子啊?”

“小姐闻上去好香。”

“……轻点。”

弗朗西斯拿下白井夏栀戴着挡刻印的护腕一口咬了上去,这一口有些凶,让白井夏栀有些疼。弗朗西斯作为恶魔本来的食物只有灵魂,但是白井夏栀在确认过长久不进食的恶魔会因为饥饿而变弱之后向系统要了一剂血统改变的药,白井夏栀选择了吸血鬼的血统,再给弗朗西斯注射之后弗朗西斯凭借饲主的血液也能获得饱食感。虽然只有饲主的血液才能使他获得饱食感,但是也好过一直饿着。

“弗朗西斯,停下。”

红着眼吸食血液的弗朗西斯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白井夏栀眯了眯眼,直接用还是自由的手把弗朗西斯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扭断了,被疼痛唤醒的弗朗西斯冷静了下来。

白井夏栀脱离了弗朗西斯的限制走出来擦了擦伤口处的残血,看着刻印处的小孔消失不见后戴上了护腕,“已经饥饿到失去理智了吗?”

“抱歉,小姐。”低着头的弗朗西斯身体有些僵硬,眼中发出的红光丝毫没有变弱。白井夏栀看着弗朗西斯略狼狈的样子嘴角拉起一抹嘲讽的笑,自己是他的主人,却也是他的食物,“既然人类的形象是温文尔雅的绅士就别忘了这一点露出自己的本性。”

“恶魔。”

99%的人还阅读了:

乖软道侣[快穿]:第6章 躺平任摸的小兔妖5

归乡人:第97章 科莱普斯

[行尸走肉]末日咫尺:第29章 Doom 29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