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我不是交合渡气君:第14章 第一波修罗场

- 编辑:网页上传 -

[霹雳]我不是交合渡气君:第14章 第一波修罗场,作者:兔雪

不,不会吧?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

天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有多害怕,老子还从未流过这么多的血!

“救,救命。”父亲大人,快来救我。

双脚打着颤,我好不容易推开了门,还没走两步,就...直直向前倒去。

“蕾蕾?”有人一把将我抱在怀里。

是倦收天,他朝着远处道,“好友,你快过来看看情况!”

“怎么回事?”原无乡也被我的惨状给惊到了,有些无措,“蕾蕾,莫非是要...”

两人手忙脚乱的将我放到了床上。

“哎,素还真现在不在,城里又只有我二人,”原无乡看着我发白的脸,当下做出决定。

“好友,你在这儿陪着,我去找稳婆。”

“这...”倦收天都没来得及回话,原无乡已嗖的一声不见了踪影。

我已经疼得快要虚脱了,只剩低低的呜咽声。

倦收天就坐在我的旁边,碍于礼节,压根儿不敢碰我。沉默了半天,就挤出一句话。

“蕾蕾,你...你再坚持一会儿,好友马上就到。”

“......”

奔溃,我TM也太惨了吧!生孩子,连个帮手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到稳婆出现,我感觉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棺材,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原无乡急急忙忙将人推到我面前,“大娘,麻烦你,快点接生吧。”

“你以为生小孩是买菜呢?”稳婆白了他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看看你们这些男人干的什么事儿,就不能提前做好准备吗?”

“准,准备?”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烧水啊!”稳婆已经不耐烦的将他们给推出去了。

回头看我时,才发现我已经气若游丝。

“哎呀,不妙,不会大出血吧...”她叽里咕噜着,开始扶着我的身体,在我耳边催促。

“姑娘,你再用点力,坚持坚持,马上就好!”

“......”我发誓,生完这一胎,绝对不生第二个,绝对!

“哇啊~哇啊~”一阵啼哭声响起。稳婆包裹着婴儿,兴高采烈的坐到我的旁边,“太好了,姑娘,是个闺女,跟你很像呢。”

“真,真的吗?”

“嗯,就是眉毛不太一样。”

“......”

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门外就陷入了躁动。

“素还真,恭喜你,当爷爷了!”

“喜得孙女,恭喜恭喜...”

“多谢诸位,”素还真一一道谢着。听声音,就知道他心情大好。而且很显然,不动城的牛郎们已基本回归,十有八九堵在门外。

稳婆尽责的报平安,说母女都无事,让众人可以放下心。

素还真立刻接话,“不知...现在是否方便,让劣者进去看一眼。”

“产妇现在很虚弱,只能允许一人探望,让她丈夫进来就行了。”稳婆道。

顿时,门外陷入诡异的安静。

素还真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的开口,“额...劣者是公公,我儿暂时外出,可否让我进来照顾他们母子?”

“天呐,这都是些什么人,哪有这么干事的?姑娘,你真可怜!”

我:......

门外:......

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闻得我头晕眼花。素还真挥了挥手,像变魔术般将一堆污渍清理干净了。

婴儿不哭不闹的被苍鹰抱在手里,旁边还站着几个牛郎,就连屈老板都大老远的赶了过来。众人似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忍不住逗弄着。

唯有我公公素还真,有模有样的坐在床边替我把脉,“蕾蕾,劣者稍后会开几幅药,连续服用几天,相信身体很快便能恢复。”

这么神奇啊?差点忘了,他是医生来着。

看他对我如此关心,难免有些不自在。我忍不住问,“父亲大人,你怎么不去抱抱你的孙女?”

“哎,孙女自有他人照顾。对劣者来说,还是蕾蕾的情况最为重要。”

......

我发现这个人在说一些违心话时,很是信手拈来,但听上去却觉得自然无比,没有半点虚假的成分。

我小声嘀咕,“还以为父亲大人,已经不打算理我了?”

“为何...这么说?”素还真略显吃惊。

“因为你这段时间一直都不跟我说话啊。”我表达的很委婉,其实就是想问你是不是在调查我那些破事儿?

素还真微愣,有些哭笑不得,“抱歉,蕾蕾,劣者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绝无针对你的意思,还望你能理解。”

“真的吗?”

“哎,我何时欺瞒过蕾蕾?劣者从不撒谎的。”

“......”骗人,你一定把我调查的一清二楚!现在无非是看在孙女的面上,才没有发作。

“父亲大人,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跟续缘团聚啊?”

我一个小姑娘独自一人生小孩,老公竟然不在,想想都觉得可怜。

“蕾蕾,其实劣者有一事,一直忘记跟你说。”

“是什么?”

素还真睫毛微垂,叹了一声才看向我,“当初我察觉续缘情况严重,便命令其闭关疗伤,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无法得知你的消息。抱歉,是劣者让你受委屈了。”

我一时语塞,心底说不出的滋味。毕竟续缘受伤,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

素还真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在郁闷,连忙道,“蕾蕾,劣者这就让好友去通知续缘,这几日便能赶过来。”

“别别别,还是让他继续闭关吧。”

毕竟,身体康复最为重要。除此以外,我还顾忌着一件事:不了情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一旦与续缘碰面的话,那场景...简直不敢想象。

素还真了然的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哇啊~哇啊~”婴儿的啼哭声适时打破氛围。

素还真从苍鹰的手里接了过来,轻拍着,那眼神...怎一个‘宠’字了得!

一旁的屈老板笑着道,“你啊,别光顾着开心,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儿,别忘记问蕾蕾。”

问我?

素还真一语被点醒,难得期待的问,“蕾蕾,可有为孩儿想好名字?”

“啊?这个~~”我眨眨眼,“还是让续缘来取好了。”

苦境这地方特别讲究内涵,以我在这个世界的文化水准,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素还真见我这般为他儿子着想,表情甚感欣慰,他立刻做出承诺,“蕾蕾,你放心,待你身体康复,劣者便马上送你回到续缘身边。”

这么说,只要我坐完月子,就能迎接幸福美好的未来?太棒!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整个不动城除了我跟我闺女,全部清一色的汉子!

这些男人平日里不会现身,偶尔出现就是抱抱我的小宝,搭上野兽的面具,画面不要太美~

可是...有谁注意一下我的感受?

虽然屈老板尽职尽责的做起了保姆,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孩子身上。至于我这个大人,在他们眼里,估计只要吃好、喝好、躺好就行。

但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素还真每天都会来报道,仅限于白日。一旦夜幕降临,迫于礼节,他就会退避三舍、躲得远远的。

这可苦了我...难道他们都认为,小孩和大人一样,是可以一觉睡到天亮的那种?

好吧!我家闺女确实很乖。但...正因为如此,才让我苦不堪言。

整整一夜不处理她的【粮食】,真TM痛苦。连续几天下来,我感觉我的情况有些不太对了。

素还真立马放下孙女,坐到我床边关切的问,“蕾蕾,你怎么了?”

“我...”我半死不活的背过身去,“我好痛啊...”

“哪里痛?”直男素还真问。

没办法,我只好选择坦白,“就是...堵住了,好痛...”

“堵...什么?”

“......”这个男人真的结过婚吗?

虽然你很细腻周到,让我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甚至不需要我下床半步,但依旧不能理解身为女人的特性。

我又委屈又抱怨,“父亲大人,你就不能帮我请个保姆吗?”

我知道,不动城并非普通宅院,它涉及到武林机密任务,是凡人不可踏足的神圣领地。

之前请稳婆,纯粹无奈之举。但现在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冒着身份被揭穿的风险,让外人长居于此。

若是遇到心怀不轨之徒,更有可能会使我陷入危险之中。

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受不了啊!得有人帮忙,才能解决我现有的困境!

素还真似乎理解了什么,他叮嘱了两句后,便合上门离开了。

不出半个时辰,在牛郎们震惊的目光下,他竟然请来了三名保姆,目的就一个:全面负责我的起居生活。

“素还真,你...”身覆【云兽】面具的一页书迟疑道。

“劣者明白,还希望诸位战友能够加强戒备,以防有心人趁机而入。”

自这一刻,不动城变为我蕾蕾的月子中心,每天都有专门人员伺候,更有赏心悦目的帅哥可以观赏。

人生...简直跟开了外挂一般没有区别。

我女儿,那养得叫一个水灵灵、胖乎乎,被帅哥们集体宠爱,羡煞旁人!

而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嗯...

脸色红润、胶原蛋白十足,哪还有半点产后妇女的虚弱状态?

照这么发展下去,再过数日我就可以活蹦乱跳、开开心心的去跟续缘团聚了!

然而,一场意外之战...却打破了所有计划。

漆黑的房间内,我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动静,立刻惊醒般的睁开眼!

“谁?”我捂着被子,紧张的向后缩。

面前很显然是个高大的男人,他微微倾身道,“嘘,别说话,是我。”

怎,怎么可能?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目光僵硬的向旁边转了转,还有另一个。

道真双秀?你们大半夜跑我房间里,做什么?

99%的人还阅读了:

娶你为世界和平:第2章 小黑

失婚:第1章

[综漫]夏栀花开: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