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太迷糊了怎么破?:第20章 总有路人甲想勾搭小攻,作者:云未歇

丹尼尔也在这一群人当中,他抽空偷偷给张梦甫发消息,道:“见到人了,领班说那位先生姓傅,人很年轻,看上去不到三十岁。”

姓傅?

张梦甫看着手机有些迟疑,他想,这个傅家不会就是那个傅家吧?

张梦甫虽然并不能深入了解华国上层的利益纠葛,但有几大家族还是听说过的,其中傅家的本家就在本城,只是傅家人一贯低调,大多数人都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但能让万乾始这么小心对待的,大概也没有几个傅家人了吧?

张梦甫迟疑了一下道:“你可小心些,别惹恼了这人。”

张梦甫听说这人姓傅,反倒不敢有什么别的心思了,若真是那人,他和丹尼尔现在打听消息的事情可是很犯忌讳的。

“放心吧,我小心着呢,知道轻重。”

丹尼尔知道自己老板是什么意思,却没怎么放在心上,他道:“我看这位傅先生虽然跟人疏离了些,脾气却是还好的,没做什么刁难人的事。还有他似乎是有想开发娱乐圈业务的意图,一直在找人唱歌。”

找人唱歌?

张梦甫皱了皱眉头,有点理解不了丹尼尔这句话的意思。丹尼尔是常混这种场合的人,而这种场合一直有人唱歌是常态,丹尼尔突然说了这种话,那么这个“找人唱歌”必定不是一般的“找人唱歌”。

丹尼尔说得没错,傅寒生来得目的就仅仅是为了听人唱歌。

傅寒生不怎么喜欢酒吧这种糟乱的环境,也不怎么想待太长时间。他见于追还要准备一会儿,便淡淡扫了一圈包厢中的男孩女孩,道:“谁唱首歌吧。”

傅寒生容貌俊朗,气质出尘,他把西装外套搭在了衣架上,内里的白衬衫让傅寒生显得更加清逸。他淡色的眸子和薄薄的唇,令他看上去更无情一些,可配上他的气质却让人觉得契合万分,反倒让人想要靠近。

那些男生女生都是久经风月的人,一个比一个会来事。此时如此俊雅的金主伸出了橄榄枝,男孩女孩们一个个都面红心跳,纷纷毛遂自荐,生怕落后于人。

傅寒生也不是单独来听谁唱歌的,而是来排除一下其他可能。他见众人争执半天也没个结果,便道:“每个人都有机会,先从第一个人来吧。”

“好啊!”

最前面那个小男生明显是酒吧的红人,他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听到傅少说了这话,自己首先就拿了麦克。他嘴巴甜,说得话也好听,眼睛眯眯地对傅寒生笑着道:

“傅少,我唱首《相遇》好不好,我今天第一次见到傅少,心里可高兴了,就跟命中注定是的。”

男孩最多也就十八.九岁,脸颊鲜嫩得能滴出水来,明亮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可话语里却偏偏又带着几分世故风尘。

万乾始似乎觉得这个少年挺有意思的,听了这话哈哈大笑,对他道:“命中注定什么啊?!命中注定成为他的人啊?!”

那少年对万乾始羞涩得一笑,却又瞥去看傅寒生,眼神勾人摄魄的。

可傅寒生却没有半点出来玩的反应,他明明看着那少年,却仍像是自顾自地坐在那里,仿佛跟这个场景隔离开来,寂静又疏远。

傅寒生面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哪怕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中,也像是在山中清修一般。他语气平静,竟是连看都没看那个男孩便道:“都好。”

傅寒生回答的自然只是第一句话,问他唱首《相遇》行不行。

那男孩表情一僵,心里有些尴尬,他没见过这么不接他话的人,毕竟来这种场合都是来玩的嘛,都是为了互相图个高兴。

可傅寒生到底是个年纪轻轻的大金主,加上外在条件如此优秀,男孩觉得他傲一点也是应该的。其实像傅寒生这种条件的,根本不用来这里玩,生活中分分秒秒都有人自荐枕席。

男孩这么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他继续发挥自己察言观色的优势,故作乖巧地唱起了歌。

只是男孩唱了几句,他就发现傅寒生就有些心不在焉,眉宇间还带着些其他情绪,像是隐隐有些失望,又有些理所应当的安心。

男孩在这种场合混得多了,一看情况不对哪敢再唱下去,万一要是这位傅少不高兴了,那万少肯定也不高兴,自己必定没好果子吃了。

男孩只迟疑了一秒,立即机灵的把麦克交给了下一位,然后笑眯眯道:“傅少说了大家都有机会唱,那不如一人都唱个一两句算了!”

而他说这话的时候,傅寒生倒是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是赞许。

男孩终于松了口气,放下了心。

一人一句唱的倒是快,很快就轮完了一圈,甚至于追还没有上场,所有的人就全都唱了一遍。

而傅寒生似乎并不是来玩得,却是真真正正来听歌的。每当有唱歌不错的少男少女时候,他都会抬起头来看着那人,让那人多唱几句。只是每次多唱几句之后,傅寒生又变得没什么兴趣了起来,低头开始沉思。

一群人都摸不准他的意思,只能猜测着来,一时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慌张,总之就是这么一段一段的接了下来。

等到最后一个人也唱完了,他们齐齐看向傅寒生和万乾始,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意思,接下来又要做什么。

万乾始有些尴尬,既然是他做得局,请傅寒生来玩,自然要让他尽兴。傅寒生让人一个个唱歌的举动虽然怪异,但万乾始仍然极力地捧他,道:“傅少喜欢听歌啊?要不再来一圈?!”

傅寒生却忽得笑了,他唇角扬起有些自嘲又有些安心,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不常笑的原因,即便只是扬了扬唇,仍让人觉得像是春风化雪,迎来了令人着迷的春景。

原本要给张梦甫打小报告的丹尼尔看到了那个笑容,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一时没忍住,偷偷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了张梦甫。

“这就是傅少!真帅!”

丹尼尔忍了忍口水,竖着耳朵继续听那边的动静。

傅寒生站起身来,侧过身去对万乾始道:“不用了,谢谢万先生的招待,今天很高兴。”

这就是要告辞的话语了,万乾始要是当真信了才奇怪了呢!

万乾始有些惊讶,道:“傅少这么早就走?!再坐坐啊!”

傅寒生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似乎刚刚的场面话已经是他友好的极限了。傅寒生道:“万先生先玩,我更喜欢在下面单独听听歌,有机会咱们在聚。”

万乾始有些诧异,不太明白傅寒生说的这个下面听歌是什么意思。但他转念一想,自己第一次见到傅寒生的时候,似乎他就坐在一个偏僻的小角落里听歌。

万乾始琢磨,其实个人确实有个人的爱好,莫非真是自己想错了,这个傅寒生并不喜欢男人最爱的那种妻妾成群的帝王感,而是喜欢自己一个人玩?!

万乾始联想到傅家一贯低调的作风,以及傅寒生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踪,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

哎呀,这不是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了吗?!

万乾始心里后悔,早知道就带着傅少去个小角落喝酒聊天谈心算了,自己非要找这么多人围着他做什么,真是白费力气!

然而就算想清楚了这个事实,万乾始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他忙道:“刚刚说好让歌手准备个节目,傅少好歹听完了再走吧。”

傅寒生的动作顿了顿。

也是,下面那个人的歌还是应该再听一下的。

傅寒生记得刚刚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到了上次从万乾始手上救下来的乔羽。那人既然是在模仿乔羽,那多半是因为乔羽在innocence的演出效果好,值得人去模仿琢磨。

这里是酒吧,在舞台上的造型虽然重要,但歌声和舞台感才是决定性因素,傅寒生隐隐有种感觉,也许那个人会想要完全复制乔羽,声线和唱法说不准也会跟乔羽十分相似。

这样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再验证一下,到底是只有乔羽能治愈自己的病情,还是那相似的声线和唱法?!

傅寒生沉吟片刻,眼色暗了一下,盯住了舞台之上。

而另一边,乔羽和张梦甫带着大口罩和深色墨镜,也混进了innocence中。乔羽手里拿着手机在刷论坛,他反复地看着那个越盖越高的帖子,稚嫩青春的小脸都板了起来,神色十分严肃,明显是生气了。

张梦甫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心里也是有气,但还是在乔羽身边安慰他道:“乔乔,别莽撞,我们先想想怎么办再说。”

而在这时,酒吧里响起一阵掌声,于追在众人的欢呼中登台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霹雳]我不是交合渡气君:第14章 第一波修罗场

娶你为世界和平:第2章 小黑

失婚:第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