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萤火:第9章,作者:烟艺

陶冉和魏旭到病房时,年凤清正在吃午饭。李阿姨特地做了些偏清淡的饮食。

看到陶冉时,年凤清眼神有些逃避。

陶冉放下包,没说什么,和李阿姨打了招呼。

年凤清这才看见她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

“你是——”挺年轻阳光的一小伙子,她看着面熟,就是有点想不起来,求助的目光看向陶冉。

陶冉接收到,说道:“魏旭,不是见过吗?”

年凤清一拍脑门,“想起来了!”笑眯眯冲着魏旭招手。

魏旭上前,年风清握住他的手仔细打量,“小伙子越长越帅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魏旭被夸得不好意思,“哪有?倒是年奶奶您还是那么有气质。”

“哟,小伙子挺会说话。”一边说一边看向陶冉摇头,“冉冉就不会这么哄我。”

陶冉在旁扯了扯嘴角,横插一句,“行了,您赶快吃饭。”

她一拎热水壶没有多少热水了,“我去冲点热水。”

魏旭接过,“我去。”

陶冉倒是没拦,笑着问他:“你知道在哪儿吗?”

魏旭点头。

陶冉放心让他去了,拉了把椅子坐在年凤清身旁。

年凤清看着魏旭离开的方向,转头对陶冉说:“怎么一起来了?”

“路上碰到了,我说您病了,他就跟着来看看。”

年凤清点头,“这孩子一向是懂礼貌的。之前来家里,我若是在家,回回都是会来向我问好的。”

“嗯。”陶冉漫不经心应了声,她举着手机,指着上面四号字体大小的一排时间,“您要不要解释下怎么一点了还在吃午饭?”说着看向一旁的李阿姨,眨了眨眼,“可别说是李阿姨送晚了。”

李阿姨偷偷对着陶冉摇头,陶冉心领会神。

“不是。”年凤清否认,赌气似的挖了一口白饭在嘴里,嘟囔不清。

陶冉了然,“我懂了,又是开会给闹的。”

“奶奶。”陶冉从李阿姨手中接过勺子,挖了一口蒸蛋给她。

年凤清看向她。

“以后别在饭点开会了,每餐都要按时吃。”

“好。”年凤清没说更多,将陶冉给的蒸蛋全都吃了。

魏旭接了热水回来,陶冉抬头道:“回来了?”

“嗯。”

他将热水壶放下,陶冉眼尖,拽过他的手,“手怎么红了一大片?”随即联想到热水,没犹豫问:“烫到了。”

魏旭抽回手,不想多说,“没事的,冉冉。”

他生硬地转移话题,“年奶奶,您这么晚吃饭啊?”

年凤清连连摆手,“可别提这个了,刚被冉冉训了。”

陶冉无奈,她哪有。

魏旭陪着年凤清说说笑笑,陶冉在一旁拿起手机。

吃完饭,李阿姨去洗饭盒,年凤清深深看向魏旭,问:“你爷爷身体怎么样?”

“好着呢,早些年爷爷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这些年一直住在山里,每天练练拳,写写字,也算是惬意。”提到魏承,魏旭就像开启了话匣子。

他后知后觉,“年奶奶,等您好了,我带您去我爷爷那玩两天。”

“我?”年凤清摇摇头,“你爷爷身子骨比我硬朗,我……”

“别瞎说。”陶冉虽对着手机,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听他们的对话,她握紧手机,一下就猜到年凤清要说什么。

年凤清看着陶冉,惊奇一声,“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我想说他爷爷身体比我好,但我也不差,想让他等着,等着我好了,约着登山去。”

“你这孩子现在学会插嘴了,还误会我的意思。”她语气埋怨,却未真的埋怨陶冉。

陶冉撅了噘嘴。

手机铃声响起,她接着电话去外面。

年凤清转头又对魏旭说:“待我向你爷爷,你爸爸问好。”

魏旭点头应下了。

“年奶奶您一定要好好的。”

年凤清笑着点了点头。

说话间,陶冉进来拎着个纸袋递给魏旭,“喏。”

魏旭接过,“这是什么?”

“烫伤膏,回去记得擦。”

原来她为他买了烫伤膏么。

魏旭拇指磨搓着膏体,拧开盖子,挤出一块浅棕色的膏体,在手上轻轻涂抹,然后举给陶冉看,“涂好了。”

他眼里全是笑意。

陶冉弯起唇角,竖了个大拇指奖励他。

李阿姨洗完碗推门进来,和陶冉打了声招呼,要回去了。

魏旭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主动说将李阿姨送回去。

陶冉说不用,但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陶冉送魏旭和李阿姨出去。

李阿姨看了眼走在前面的魏旭,悄声对陶冉说:“冉冉,昨晚没回家睡的事,我没和你奶奶说,但是——”她着重强调,“仅此一次。”

“您误会了,我昨晚睡然然家了。”她笑着解释。

李阿姨迟疑,有些不信。

电梯到了一楼,李阿姨让她别送了。

陶冉坚持送出门。

魏旭从兜里掏出钥匙递给李阿姨,“李阿姨,我还有些话要和冉冉说,麻烦您先去停车场等我,我的车尾号是257。”

李阿姨接了钥匙,临走前意味深长看一眼陶冉。

得,刚刚的话白说了。

陶冉无奈地弯了下唇。

李阿姨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魏旭突然靠过来,紧紧抱住了陶冉。

陶冉都没有反应过来,下巴磕在他坚硬的肩膀上有点痛。

她听着魏旭如鼓般的心跳,头埋在他颈间,有股高级古龙香的味道。

陶冉僵硬的两臂怀抱住魏旭,拍了拍。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个怀抱能给他些许安慰,她还是很愿意的。

魏旭感受到后背的轻拍,心里仿佛住了一只虫子,一直在啃噬心脏。他的心缺了一块。

他更加用力抱紧陶冉,吸了吸鼻子,在她耳边小声道:“以后还有我陪着你。”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陶冉却觉得很温暖,她轻轻回应,“我也陪着你。”

魏旭松开她,陶冉的眼是清澈的,她眼尾上翘,里面住满了星星,发着光。

魏旭受到了鼓舞,手将纸袋提高,随后轻轻握住她的双手,认真脸,“这个药膏,我会好好用的。”又抿唇补充,“李阿姨,我也会安全送到家的。”

陶冉笑着点头,“好。”

魏旭有些舍不得放开她的手,但年奶奶一个人在病房,想必她也不放心。

他恋恋不舍道:“快回去吧,我走了。”

说着魏旭笑着往前走,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刚刚接水的时候,他路过一处病房,里面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位小姑娘哭着跑出来,眼睛形状很漂亮,却哭得红肿。热水瓶瓶盖没盖紧,瓶身倾斜着,他愣了神,手背红了一大片。

魏旭就是在这时意识到,年奶奶是陶冉唯一的亲人了,年奶奶生病,她应该是害怕的。

所以他会尽他所能守护着陶冉,要她一直快乐。

陶冉目送他走远,才回去。

闻啸站在不远处的紫槐花长廊下,目睹这一切。他双手指骨曲起,嵌在手心里。十指连心,心脏莫名酸痛。

他追着陶冉进了住院部大楼。

陶冉按了15楼,顺手按了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合上。突然一只手掌直接劈进这中间。陡然受到阻力,门往两边散开。

闻啸站在门外,睨着陶冉,皮笑肉不笑着,“好巧。”他长腿迈进来。

陶冉往角落站了站,一点都不巧。

“不用避我跟瘟神一样,我知道你怕见到我。”

“没有的事。”她逞能。

“怕我翻旧账?”他一下子就能猜中她心思。

“谁说的?”陶冉张口就来。

闻啸笑了下,还是一样,一炸她就急。

“别怕。”

很稀松平常的一句,莫名给了陶冉安定的力量,连她自己都诧异,这感觉远比魏旭的怀抱更强烈。

闻啸瞥眼她,又移开:“我没那么多时间。”说着感叹,“还是你选的职业好啊,大画家,工作轻松,说出去也有面。”

陶冉低垂着眉眼,道:“你的职业更伟大,救死扶伤。”

“呵,你这么一说我形象还挺高大。”

他自嘲道,顿了顿又问:“还走吗?”

陶冉猛地抬眼,她不想去猜他这样问的意思,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

闻啸像是知道她会怎么想般,解释,“你别误会,吃吃瓜而已。”

“什么意思?”他总是这样,一番话说得不明不白。

闻啸没答,递了包纸巾给她,陶冉睨眼看他,眼底复杂。

闻啸盯着她垂在身侧的手,道:“擦擦手。”

陶冉没接,又问了一遍:“什么意思?”

闻啸耐着性子,道:“字面意思。”

她忽然觉得不对劲,闻啸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电梯门开,15楼到了,陶冉没去管。

“你……看到了?”

“嗯。”重重的一声砸在陶冉心上,闻啸凉薄笑道:“新欢可真是纯情,只是抱一抱,牵牵手,都不上嘴。”

他见陶冉咬着唇不说话,就更想刺激她,“怎么样?结不结实,手感好不好?”

闻啸眼底的陌生深深刺痛了陶冉,她别过眼,“你说我就够了,别扯上魏旭。”

他手心的一包纸揉得稀碎,如一颗心般坠坠下沉。

“说你?你有什么好说的,就说说这个你准备玩多久甩掉?”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她愤懑问出声,直觉上问不到什么好结果。

“对。”闻啸无比认同。

陶冉盯着闻啸看了一会,突然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不辞而别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看她这卑微样子,闻啸心里并没有多少快感,他别过眼,“你装这样子给谁看呢?”

“闻啸。”陶冉有点收不住了,但硬生生将眼泪逼回去。“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要是见到我不舒服,以后可以装作不认识我。”

闻啸猛地看向他,眼底涌起滔天的怒意,连点了几个头。

他扯唇,同意,“好啊,陶冉,你记住了。”

“记住了”几个字反复回荡在陶冉耳边,等她回神,身边早已空无一人,而电梯兜兜转转又停在了一楼。

99%的人还阅读了:

一妻双夫:第8章 开端

偶像太迷糊了怎么破?:第20章 总有路人甲想勾搭小攻

[霹雳]我不是交合渡气君:第14章 第一波修罗场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