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花他不装了!:第22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小白花他不装了!:第22章,作者:山柚子

方助理心想这可是你亲侄子,不过有这么说自己侄子的吗?对许宁没好感的外人都听不下去了。

他忍不住说:“您怎么知道不会一直喜欢?谁都知道宋醉多喜欢您侄子。”

听到他的话贺山亭出乎意料没有说话,鸦羽般的睫毛轻轻敛下,仿佛在心里压下什么东西。

长明路上没什么车,别墅里的少年抬起头瞥见路面上黑色的布加迪,他下意识想细看可车辆消失在了路口。

*

走出许家别墅的白问秋没有理会追出门的许宁,他从小到大没受过这么大的羞辱,连山里出来的宋醉都能指着他鼻子骂。

白问秋提着自己东西坐上的士,上车后情绪得到平复,他通过后视镜望见许宁的车。

他在市中心的老小区下了车,小区是他回国不久租的房子,每个月的租金只要五千块。

他从没住过这么老的房子,知道许宁在后面他依然走进小区门口,进入栋有年头的单元楼。

他走入楼道到了他租的房子前,还没打开门许宁心疼叫住他:“你怎么住这儿了?如果来不及找合适的房子可以去住酒店。”

他在学校上课时大多数时间都在酒店度过,长租的星级酒店住起来不比家里差,有专人打扫洗衣。

白问秋很清楚如何让许宁心软,他的脚步顿了顿答:“我没钱住酒店。”

许宁睁大了眼,白家世代名门,在他心里酒店的房费压根不值一提,光是他小叔名下的酒店便成百上千,过去住根本不用付房费。

在他看来没钱住酒店已经是能想象到的最窘迫场景了,白问秋看出许宁的困惑开口。

“因为我执意要回国见你,我爸妈停了我的卡,我只能靠我的实习工资生活。”

许宁知道白问秋的父母看不上他,他妈对白问秋没好感很大程度源于白问秋的父母,他丝毫没有怀疑白问秋的说辞。

不知道该描述自己内心的情绪,白问秋一个家世清贵的公子为了他住在普通小区里,如果不是他发现的想必白问秋也不会说。

“你跟我走。”

他当然没有勇气让白问秋搬回去住,不过他在酒店里开了两间房,准备回家拿行李跟白问秋一起住。

许宁回家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许夫人走下楼梯问:“宁宁怎么才回来?我让张姨给你煮点吃的。”

“我要搬出去住。”

许宁走到自己的房间,说完便匆忙收拾自己的东西。

许夫人皱起了眉:“搬出去跟白问秋住?你还记不记得宋醉才是你男朋友,如果不是他救了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许宁一脸郁气说:“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肯定死在西南了,我要天天回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吗?”

许宁知道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当时他在西南出事白问秋没有丝毫的关心,他在病床上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宋醉。

那时的宋醉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黑漆漆的眼睛比山区的天还要纯净,皮肤白得像从没见过太阳,每一处五官都恰到好处。

他从没见过这种天然的美,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开始追求少年。

山里长大的孩子太好哄了,年纪小连恋爱都没谈过,根本没想过他是不是坏人。

他只问了句要不要跟他去沪市,少年的眼睛立马变得亮亮地点头,什么也没问便跟着他来到陌生的沪市。

可再好看的脸也会看厌,并且白问秋回国后他才知道,那时不是有意不联系自己只是在国外不方便,不然不会为了自己回国,想到这儿许宁继续笃定问。

“难道你要我把一辈子都赔给他吗?”

许夫人心凉了半截,她不知道许宁心里有对她有这么大的意见,明明当初说喜欢宋醉是许宁自己说的。

她不是封建家长,只是觉得宋醉真的很适合许宁,安静有韧性,遇事从不会冲动,如果放弃宋醉许宁以后会后悔的。

许夫人叹了口气没再继续劝阻:“你总要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

许宁敷衍地点头,想着搬出去住到白问秋生日那天就分手,不想对方受一点儿委屈。

许宁走出大门后,许夫人走到宋醉的房间敲了敲门,少年穿着睡衣打开门,头发上卷成一个个小弯。

望着宋醉澄澈的眼许夫人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欲言又止:“许宁在天元实习回家不方便就去外面住了。”

她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卷发,原本以为宋醉将来会同许宁结婚没学历也没什么,大不了花钱买个学历。

她如今不知道没有自理能力的宋醉以后要怎么办,虽然她不喜欢白问秋,但不得不承认哥大出身的白问秋的确优秀。

少年听话嗯了声。

当许夫人离开后他关上门打开电脑,雅思的分数出了总分八分。他在绩点上的优势并不大,对这个分数并不满意,稳上的只有哥大。

*

往年许宁的爸妈都会在沪市住上一两个月,今年却只住了一天,许宁也没有回来,态度比过去还要冷淡。

八月的房子里只住着宋醉,冷清的别墅无人探访,他边学习边写文书,宋天天趴在他腿边睡觉。

不止是因为可以省下上万的中介费,中介的文书写得本来就差,他宁愿自己写。

他写完文书小猫咪还没醒,甚至舒服地在地板上瘫成一团汤圆,少年无奈给小猫搭上小被子,据他观察宋天天一天能睡八个小时。

他认为是当初名字取得不好,天天向上成了天天睡觉,他合上电脑走出房间。

宋醉觉得自己过得无比充实,然而每天清早走到门边默背单词时,佣人们总会在后面议论。

“在门边呆呆守着有什么用?再守也守不到许宁。”

“许夫人都不护着他了,他还能在许家留多久?要我说每天照顾他有什么用,还不如想如何讨好白问秋。”

“说得太对了。”

少年习以为常翻开下一页,半点没把佣人的话放在心上,背完最后页单词他出门考托福。

考场地点在会计学院,这次的考试状态比雅思好,不知道能不能上一百分,一百分差不多是北美名校的入门分数线。

他走回安静的别墅,还没走进去便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打开门佣人们在装点大厅,大多是灯具花瓶一类的东西。

对自己冷淡的金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要吃什么尽管说。”

少年奇怪地盯了金明一眼,自己从厨房里拿了吐司,金明是藏不住事的性子,跟在边上说:“许宁今天打电话让我们布置生日会。”

“你生日不就是周末吗?他心里还是有你的。”金明的语气透着殷切。

宋醉他没想过许宁会给自己办生日派对,他十分怀疑许宁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

同金明想象中的雀跃不同,少年蹙了蹙眉,因为别墅里实在太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下。

佣人们忙着装点场地,正在这时许宁的电话打了过来,他下意识开口说:“没必要给我办生日会。”

“生日会开始布置没有?”许宁没听清楚他的话,“周末得给白问秋办生日会,去把上次用的气球买回来,我还要去拍卖会给白问秋拍礼物。”

态度可以说是对仆人的语气,同白问秋的态度截然不同,不过少年嗯了声没有在意。

只是在心里思考自己果然多想了,默默把自己生日的话咽了回去,放下手边的书出门去买气球。

许宁说的气球是同色系氢气球,最近的商店恰好售空,他没空去远的地方买,大不了听许宁念两句。

*

贺氏大楼里方助理整理着厚厚的信笺,难以想象在现代社会里贺山亭依然保持着纸张通信的传统。

基本都是从德国寄来的信件,一封法国的明信片夹在其中尤为显眼,他禁不住瞥向落款。

落款处写着宋醉的名字,显然少年在法国滑雪时都没忘了给贺山亭寄明信片,信件辗转到今天才到。

可宋醉的离开没有丝毫波澜,至少在方助理看来是如此,只不过贺山亭总会工作到很晚,再没走过长明路。

他把明信片放在最上面,拿着叠信件进了办公室,他怕贺山亭没有看见刻意提醒:“宋醉给您寄了封明信片,还是从法国寄过来的。”

贺山亭批改文件的手停了停,视线落在明信片上,信上是少年板正的字迹。

——贺先生您好,我现在在拉格雷夫,正在去滑雪的路上,发自内心希望您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如果不用力关书房的门就更好了

他敛下蓝灰色的眼,压下的情绪悄无声息蔓延,看不清冷漠的面容在想什么。

方助理没有察觉到贺山亭的异样,他在边上开口问:“下午您要去拍卖会吗?”

或许是在国外长大的缘故贺山亭像是土生土长的德国人,在工作上负责,空下来也会享受生活。

普通人享受生活大概是出门看电影吃个饭,贺山亭则是出入拍卖会,拍下的古董数量是个不小的数字。

“看看也无妨。”

相比平时贺山亭的兴致听起来并不高,似乎在惦记什么,方助理只能理解为这次拍卖会的藏品没贺山亭看得上的。

虽然拍卖会还未开始,但作为拍卖行的贵客对方提前半个月就送来了资料。

另一边许宁坐在拍卖会的椅子上,他今天来是给白问秋买心仪的生日礼物,有块帝王绿翡翠要拍卖。

白问秋喜欢收集玉石,如果这次能拍下这块儿帝王绿,在生日送过去一定很高兴。

他坐在拍卖椅上有点紧张,他从没单独来过这种地方,因为拍卖行需要出示资产证明,即便普通座位都难求,至于高处的包厢不是他能去的。

他跟白问秋打着电话:“宋醉什么也不会,今天让他去买个气球都买不到,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帝王绿给你拍下来,你的生日会肯定会办得热热闹闹的。”

贺山亭经过座位走向包厢,许宁丝毫没发现自己的谈话被擦肩而过的男人听得清清楚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今天成交的藏品不少,最后的帝王绿并没多少人争夺,许宁开始举牌。

“四百二十万。”

“四百四十万。”

“四百四十三万。”

当他举最后一次牌后会场上没有再竞价的声音了,他无疑松了口气,而这口气还没彻底落下,最高处的包厢出声:“五百万。”

全场静默。

方助理晚了会儿才进包厢,纳闷贺山亭怎么会拍下帝王绿,要是蓝色玻璃种说不定还有兴致,明明他老板对帝王绿向来没什么兴趣。

99%的人还阅读了:

萤火:第9章

一妻双夫:第8章 开端

偶像太迷糊了怎么破?:第20章 总有路人甲想勾搭小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