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笑红尘:第40章 空实无华贰

- 编辑:网页上传 -

且笑红尘:第40章 空实无华贰,作者:绛袖

一切都隔得太远,渺茫得很,只是些微的怀念,吹落到地,就不见了踪影。

他若不用心想起,就全部都忘记了,是的,全部。

林绛袖身边所有声音都突然被洗刷个干净,只留下他感到陌生的,却又似乎熟稔的低声细语。

“何必如此,你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那一日,他到底抱着什么念头,就这样死去?

林绛袖只是僵硬着嘴角,喏喏道:“……谁不在了?”

“谁都已经不在,本就无人在此,轮回不往复。”

——轮回不往复?

林绛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头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依凭,简直就要坠落下来。

他的嘴唇颤抖着,心头也颤抖着,害怕,恐惧,惶惑,一阵如潮汐的汹涌,随着冰冷的湖水,漫过他的胸口,漫过他的呼吸和神智,让他无法再想起任何事情。

林绛袖在奇异的幻象中迷惑,觉得自己漂浮在冰冷的天空里,全部都是青灰的雾,冷而窒息的感觉,他知道那很恐怖,可是,有更可怕的东西徘徊在他胸口——那轮回的刻痕。

他只觉得自己不像是自己,仿佛忽然被一棒喝醒,又好象从云中直落下平地。

没有月的夜,湖水,不同於北边的浊流,湖水翻覆著波涛,一起一伏,在水中所有的温度都被夺走,青灰一片的世界里,只留下心头的跳动,好似在几个轮回中的梦,冰冷且迷离,那一片天寂地静……

他在黑暗尽头,身後是一片苍茫水雾,遥不见边际。

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在黑暗里的另一只手。

他猛地抓住那只手,紧紧再不松开,他慢慢抬头,

男孩在哭泣吗?

不,他不是那种会哭的人,他总是逞强,总是顽固著。

怎么就是遇上了他呢,他与他却如结,再也拆解不开。

白皙的手臂伸过来,抚摸着水中冰冷的脸,连同模糊的眼前融化的泪水。

湖水侵透他们的身体,把他们裹在冷冷的水雾之中,风林感觉面颊上那微热的气息和轻柔的抚摸──

这不是那个懵懂不知道前尘的少年,却好象那个妖孽,暗淡的月光透过的水面,虽然水这样暗,他却一瞬间感觉如同白昼。

少年一头青丝散在水中,苍白的容颜,依稀妖娆却温柔……

狭长的眼没有飞那红线,淡淡的眉飞扬入鬓,他的嘴唇苍白而优美,曾倾吐多少任性恶毒的言语,也曾展开世上最魅惑地微笑。

他心头突然划过一丝冷意,却转瞬成为激烈的心跳。

哦,果然是他,这害人的妖孽!

看著出现的人,狠狠地扯过他,紧紧抱在怀中,那人也不挣扎,柔若无骨,任他搂紧了不留一点空隙,两人紧紧相贴,在水中沉沦……

风林再不让他逃脱,两人相拥在一起,紧紧的,再也没有什麽能分开他们。隔世的缠绵不像风林想象中那样的美好,痛苦抑郁,悔恨与绝望,都在这时刻越来越紧的纠缠在他胸口。

前尘种种全都是无法挽回,逝者难追。他明明负了他,当初至死也不曾悔改!

他是最无情的负了他,他怎麽能原谅了他,回到他的身边?

为什麽如此温顺,不用鄙夷仇恨的目光看他呢?

“奉桃,你怪我吗?还在怪我吗?”风林想要开口,开口却吞入那湖水,无法成言,徒然挣扎。

绛袖的手紧缠住风林的脖颈,轻轻在他耳边开口,他精灵一般轻盈地将话语传递到他的耳中:“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那细沙一样慢慢倾泻的声音,现在又好象变成了萤火的幽光,在水中四散。

“我知道!我知道……”风林内心中狂呼着,紧紧的抱着他,不让他往更深之处沉没,如同很久很久前那不愿放手的心情,他从来不曾如此感到悲伤,也从没有如这一刻的欣喜,那一段孽缘在岁月中变了沈屙,误了多少轮回,早就该解开。

林绛袖问:“果真,是因为誓言?”

“我欠你,该还……”他想说,却只能望着他。

“下一世,把欠我的都还来。”他的声音那麽低哑,仿佛已经不能听见

“我答应你。”那人回答,仿佛在佛前下了誓约一样的虔诚。

为什麽?

他能记得?

他攥住这一半冰冷一半温热的唇,记忆中最热切缠绵的那个亲吻再次合到一处,销魂而急切,惶恐著,不安著,狂喜著,悲伤著……柔软的舌被擒获,纠缠一处,侵占每一寸热度,无法再分开,那不再是屈辱和无奈,而是尽极的依恋缠绵,那是带著贪求欲念,无法解开的执著,那种刻骨致命的相思,全都隐忍太久,太久……直到如今

他收不住亲吻,一声哽咽而出。

或因为这冰冷的水,淹没他的神智和呼吸。

少年妖娆地倾身,在这昏蒙世界里紧缠住他,挑开被他虏获的猎物那紧闭的嘴唇,让他吐出最後的空气,用最绮丽的死亡缠绕著他,让他做著隔世的美梦。

“不!莲心……”少年在耳边轻声说,“你欠我太多……还不清……”

暗夜里他微微扬起嘴角,好象他真的如此快活,可是他的眼神这样无奈哀愁。

原来还一段情是这麽容易,只是性命而已。

可是,那不是非常莫名,他只要他的命,可是那情又如何还报?

他到底要什么。

这狡黠的妖孽啊……

红色的丝慢慢的飘荡。

原来是血,化做千缕恨,无端蔓延。

奉桃!若为赎回我的罪过,几生几世我也赔给你,带我走也好……

风林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很想微笑,好象觉得这是一桩可笑的事情一样,这妖孽竟要他死,难道不知道轮回之命无法断绝吗?

他还是会与他继续纠缠,即使碧落黄泉,即使轮回生世。

妖孽的手指抚过男孩颤抖挣扎的唇,紧锁的眉。

他的额头还是这样干净,真正的洗掉了一切情劫一切罪孽……

如我,如他,如缘,如劫,如露,亦如电,须臾的欢乐,无尽的烦恼,都应在此终结,而不是开始──我的痴人,怎麽能纠缠下去?

他再次吻他,却将呼吸吹入已经冰冷的口中,那人的手指这样的紧紧纠缠,仿佛攥住的是他的心。

轮回皆自苦,你可明白?

我要你明白!

无缘皆有因,不是缘的,自然是劫!

你我相逢,相逢时已不在……非缘,是劫。

一个推搡,糅合一处的两人,就在水中飘离流散了。

那人的手指离他远了,微笑也离远了,怎么了?

他不是……不是刚见到他么?

怎么又要分离!

红衣在水中四散开来,漂浮如一朵花。风林用尽力气也抓不住红色的衣袖。在这一片绮丽的红中间,有一张忧郁苍白的脸,仍然带著妖娆的微笑。灰暗的湖水里那人,带著那嘲笑世间一切的痴心的笑容,义无返顾,凋落在黑暗中。

无法呼吸,无法用力,四肢没有了感觉,好象落进黄泉望川。

即使在望川里也无法洗掉的回忆,在如今这冰冷的水下模糊,融化……

风林觉得那安静的潮汐正在后退。就好像从佛前莲花上轻轻滴落的露珠,落了下去,落下去置地无声,随著那妖孽苍白的手指,温柔如同慈悲的微笑,一同沈入水中,扩散成涟漪,了无痕迹。

不,不要!妖孽!

你已经回来,为什麽又要走?不可以!

千种柔情,万般怨念,全都沈入水中,再也不需要问了。

——是的,不需要再问我。

99%的人还阅读了:

你声控吗:第7章 7

小白花他不装了!:第22章

萤火: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