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经年不改:第26章 乱七八糟不靠谱解说第

- 编辑:网页上传 -

[鬼灭]经年不改:第26章 乱七八糟不靠谱解说第,作者:朝雾时雨

秉着女士优先的原则,先提红叶。

红叶:

「被指控、被剥夺,最后被杀死。

这就是红叶的一生。」

年龄:五百五十岁左右

性别:女

身高:158cm

体重:42kg

声优:泽城美雪

职业:源经基之侧室→叛军女首领

野心/目标:让有能力的人坐在应当的位置上,发挥自己的才能。

代表花:椿(日本山茶)

茶花用在这的原因主要是“断头花”这个传言。椿(也就是日本茶花)通常在盛开得最为激烈的时候,整朵凋落。椿花的凋零颇具壮烈、悲怆之美,就像正值美丽年华、在最热烈的时候拥抱死亡的红叶一样。

外貌:

明艳、开朗、大方,如真红的鲜花般美丽的女人。

头发乌黑柔顺、肌肤白皙而光滑,左眼下有两枚痣的女性。

以前曾常被形容为“眼含春水的女子”;在鬼化之后,虹膜呈红色如熊熊燃烧的火海一般炙热。头发尽管乌黑依旧,但掺杂了些许红色的碎发。

发色有时随着血鬼术使用得力度而变化。越是竭尽全力,头发变会逐渐从黑色慢慢变成红色,就如同逐渐因为加热而变红的黑炭、钢铁那样。

血鬼术:就总体来形容,红叶的血鬼术几乎可以被认为是“专门针对呼吸法”而存在的能力。通常情况下可以被分辨为两种形态——爆燃与毒烟,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有着基础——以红叶为圆心,周围温度不断升高,进而引燃周围的干燥物产生火焰。

- 炽心·妄语:加热周围环境中的水分,使其变成具有爆炸性的蒸汽,炸伤自己的攻击目标。通常伴有响亮的爆炸声。

- 炽心·不言:以燃烧为基础,释放出有毒的烟雾。会通过吸入的方式进入人体,并会因为运动量而加剧身体对毒素的吸收。

通常来说,吸入“不言”之毒的患者有着类似被蝰蛇、五步蛇等蛇类咬伤的症状(血液循环毒素)。病患时常出现战栗、体温升高、心动加快、呼吸困难的情况;而随着战斗的加剧,由于更大的运动量和全集中呼吸法,患者通常会吸入更多的有毒烟尘,同时由于血液循环加速而导致毒素更快的扩散至全身。受害者开始出现伤口流血不止、无法站立等症状,最终心力衰竭或休克而死亡。

部分有幸存活、并被蝶屋救治的伤患还会鼻出血、尿血、身体抽搐等症状。如果不能在四小时内得到治疗,幸存的伤患依旧会因为吸入毒素的原因而中毒死亡。

- 炽心·焚风:相比前两者显得简单粗暴,点燃周围的环境,通过温度差制造风,【冷热相会可以形成风】利用风助火势的作用,进一步扩大燃烧范围,同时由于燃烧制造出了大量有毒烟尘(“不言”之毒)。在木材颇多的林中,这将会是由炽热的火焰裹挟着毒烟所形成的炎烧地狱。

历史/传说生平:

【以下为百度所显示的《北向山灵验记户隐山鬼女红叶退治之传》记录,但由于我暂时弄不到这本书,所以这个观点我们存疑。以下是其中的译文】

大约在公元937年(承平7年)秋季左右,有一对住在奥州(现为福岛县)会津若松的夫妻(笹丸菊世),长年没有子嗣,某日在旅人的指导下,诚心诚意的向第六天魔王祈祷。夫妻俩虔诚的祷告奏效,不久之后生下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取名为吴叶。

过了几年,吴叶长成一位才色兼备、琴棋书画样样的精通的稀世美女,为了躲避众多贵族的追求,与父母上到了京城,并改名为红叶。

红叶以一手精湛的琴艺掳获京城皇族源经基的心,成为源经基的侧室,受到相当的宠爱并怀了他的孩子,但是就在怀有身孕后没多久,就被比叡山的高僧发现源经基正室的疾病是由于红叶施下的咒术,因而被流放到信州户隐山。

公元956年(天历10年)秋季,正好是红叶的季节,红叶抵达了被流放的所在水无濑(鬼无里)。来自京城且怀有经基的孩子,又通晓才艺、美貌无双的红叶,虽然受到当地居民相当的爱戴,却依旧恋栈着京城的生活。将与经基之间生下的孩子取名为经若丸,甚至把村子的各地取名为京城的地名。那些地名至今仍残留在鬼无里各地。

到后来,忍受不了思乡之情的红叶,开始囤积兵力与物资,准备上京的军队。军队常常骚扰邻近的村子,于是率领着那样一群军队的红叶逐渐被称为鬼女,最后流言终于传到京城。

公元969年(安和2年)夏季,第63代冷泉皇帝任命平维茂担任信浓守,负责讨伐恶名昭彰的户隐鬼女红叶。受命于天皇的平维茂,派遣了一群士兵前往户隐山,却因为红叶的妖术而屡屡受挫。后来平维茂前往北向观音(八幡大菩萨)参拜祈求击败红叶的方法,在十七天后的破晓前梦到一白发老僧授与降魔之剑。

平维茂将降魔之剑做成弓箭射向红叶,被命中肩头的红叶露出狰狞的面目,化为巨大的鬼神,口中喷出火,要将平维茂一口吞下,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射下一道金色的光,被光照耀到的红叶惨叫着坠落地面,被随侍一旁的武将们刺杀,最后由平维茂将其首级取下。

是为公元969年(安和2年)11月末,吴叶=鬼女红叶33岁

出现于本作中的魔改生平:

一对住在奥州会津若松的夫妻,因为长年没有子嗣,某日在旅人的指导下,诚心诚意的向第六天魔王祈祷。夫妻俩虔诚的祷告奏效,不久之后生下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取名为吴叶。

时光如梭,吴叶逐渐长成一位才色兼备、琴棋书画甚至医术都样样精通的稀世美女。同时,她也是非常高傲且不甘只是蜗居在老家的女性。

在想方设法摆脱了追求自己的当地贵族、来到京都并改名为红叶之后,怀着外人难以揣测的心态,嫁给了源经基,成为了他的侧室并一度深受宠爱。

一切都是这样的顺风顺水。只是,她在日复一日于京城的生活中渐渐产生了一系列的疑问——为什么毫无才德的人也可以穿着华贵的锦衣,仅仅因为他/ 她出身高贵?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理所当然?

红叶越是努力,越是深刻的意识到,所谓的“不可触及的差距”不过是出身的差距罢了。因此,她萌生出了大胆的念头。

她要以这样平民的出身,去夺取贵族们生来享有的东西;她要证明所谓的“不可触及的差距”是可以被接触的。适当才能的人处在适当的位置上,能够发挥比他人更加大的作用。红叶是有才能的人,只是出身全然不够格。

但是,她的计划失败了。刚刚怀上源经基之子的红叶被指控用咒术诅咒源经基的正室。明明这就是诬告,可就连喜爱她、欣赏她的源经基,也这样相信着这些不可信的话语。

啊啊,终于明白了。他终究也是王公贵族,而自己这样的行为正是在将他们拉下神坛。男女之间的情感是如此的肤浅,在权力和出身面前几乎渺小得不值一提。

尚且怀着孩子的红叶最终被贬谪去了红叶抵达了被流放的所在水无濑(鬼无里)。她所身怀的学识给当地的人们带来了不小的帮助,理所当然的受到了爱戴。出于保护村庄安全的角度,教会了人们拿起武器,组织、纠集了巡查的队伍;出于“想给地方留下好听的名字”的原因,为当地取了与京都一模一样的地名。

但是,一切的一切最终都在当权者眼前变了味。她是组织叛乱的毒妇,是祸乱一方的鬼女。

最后,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红叶选择了最为激进的道路。是啊,这样愚钝的人,有什么资格穿着华贵、身处高位;这样的痴傻的人,有什么资格妄称是神之后裔呢?

然后呢?就像所有传说中提到的那样,武士们击破了叛军,杀死了鬼女。

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濒死挣扎的她抓住了不知何时移步至身边的希望——

既然已然身为鬼女,

那便如人所愿,成为鬼女吧。

至于眼前的“红叶”到底是不是真正被记载于传说中的那个“红叶(吴叶)”除了她本人,谁都不知道。

根据维基百科显示,源经基死亡事件大约是961年12月25日。尽管源经基出生年月不详,但通过其子孙的案例【源满仲:912年~997年;源赖光:948年~1021年;源赖亲:966年~1057年;源赖信:968年~1048年】可以得知,源经基一系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很长寿的。既然有记载的人的逝世年龄分别是85岁、73岁、91岁和80岁(平均下来人均82.25岁),

无惨是已经存在了千年的鬼(因此我擅自将无惨的这个存在千年当做是“一千多点零头”来算了),既然无惨已经一千岁有余,原作展开时间为1913-1915年左右的日本大正时代,那无惨怎么说也起码是913年(延喜十三年,醍醐天皇时期)出生的人了。

尽管源经基出生时间未知(维基都不知道,那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但已知源满仲(源经基之子、源赖光之父)出生于912年。既然源经基是嫡长子,那大概红叶需要生下儿子并被指控试图咒杀源经基的正室,怎么说那都是912年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参考源赖光、赖亲、赖信兄弟【赖光与赖亲、赖信为同父异母】之间年龄相差近20岁,红叶的儿子和源满仲差上二十岁也不奇怪。根据先前百度的信息【百度显示为《北向山灵验记户隐山鬼女红叶退治之传》记录,但由于我暂时弄不到这本书,所以这个观点我们存疑。】,红叶为937年出生,那就算再怎么样,经若丸的出生时间也起码是950甚至年以后的事了(天哪,不提源满仲,这时候赖光都落地有两年了……)。

如果按照《北向山灵验记户隐山鬼女红叶退治之传》的说法,956年的时候经若丸才刚刚出生,而无惨大约是912~913年出生且不做人的时候看上去还是青年,很有可能无惨在红叶出生之前就正好不做人了。

由于当年的京城为京都,无惨作为平安时代的贵族,人在京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或许出于好奇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在听闻了“鬼女红叶”的传闻之后决定前去一探究竟,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

继国宗胜

年龄:20岁

性别:男

身高:178cm

体重:72kg

声优:佐藤拓也

职业:继国的下一任家督→鬼杀队成员

野心/目标:杀死父亲(继国岩胜),洗刷家族耻辱。

代表花:昙花

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

外貌:如母亲一般,有着一头柔顺、乌黑的卷发,只不过宗胜的头发更加的卷曲且末端并无青色。五官上与市长得非常相似,有着同样青色的眼睛。可以说是长相阴柔漂亮的男子。小时候经常被误以为是长相精致的武家千金。

『露水一样短暂,昙花那样一现,世间百态正是如此。

不过是,弹指一瞬。』

乳名虎千代,终年二十岁。

来不及绽放异彩就已经消逝世间的天才剑士。

他是像父亲那样,是温柔的人;也是像母亲那样,是残酷的人。

他是像父亲那样,是执着的人;也是像母亲那样,是理智的人。

他是像父亲那样,是感性的人;也是像母亲那样,是冷静的人

宗胜的执念、心结都在于岩胜。年幼时,想成为如父亲一般的人;年长后,想要杀死抛弃一切、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可以不要、变成鬼的父亲,为自己、为母亲讨回公道。

与其说早期追随缘一是因为对方的强大,倒不如说因为对方“是阶梯”,是变得强大、足以去挑战必要的。

毫不留情使用太阳照射的光芒,此处泛着薄凉光芒、高悬天空的正是皓洁的白月。

宗胜的天赋不下于自己的父亲,在修炼之中悟出了与循环人体、强化身体以拉近人鬼之间差距的呼吸法相似而相反的“外道”流派,抛弃最基本的“在人体可承受范围内”的条件,付出□□彻底崩坏、性命在动作停止之际就会耗尽的代价,体能在短期内获得爆发性的提升。

这样的压箱底,他本来是想留下来应对自己的父亲的。

然而世事难料,在被红叶打倒、濒临死亡的那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此生都无法再见父亲一面的宗胜选择为了同伴、位于不远处族地的母亲和妹妹,释放了自己所有潜在的潜力和生命,与红叶双双殒命黎明之时。

而他不知道是,已然中了“不言”之毒的同伴,早已在路上挣扎着、努力请求支援的时候死亡了……

*

最后,我们又双叒叕要侃一侃市哥——有补充介绍,以及她这个人的面板到底是什么逆天挂逼面板。

继国(朝仓)市/望月初

『这是血海之上的地狱吗?

原来是人间啊。』

代表花:芍药

尽管妖艳美丽且与花王牡丹只是一线之差,但一个是草本一个是木本;就算再如何相似,也终不能及。

芍药在中国被列为“十大名花”之一,又被称为“五月花神”,因自古就作为爱情之花,也是七夕节的代表花卉。可笑的是,市的爱情所拥有的“美好”在她漫长的一生中,只是一闪即逝,就像开花时间不长的芍药一样。

同时,芍药也有“花中宰相”和别离草的别名。情人离别,会用芍药相赠【详见《诗经·郑风·溱洧》】;也有说法认为有惜别、伤感的意思。既然是这样,市与岩胜,自然见不到面了。

至于“花中宰相”这种意思,这不就和阿市仅在家主一人之下、暗中操控全局的感觉很相似吗?

关于技能

武器使用:除日轮刀外,对薙刀、弓术都有一定的了解(在作为“市”的时代,使用薙刀,而年轻时则有过一定的弓术训练)

毒理学:可以在使用前察觉并分别出大部分毒药的种类与中毒后的症状。

交通工具驾驶:可以驾驶自行车、骑马(极为熟练)、蒸汽火车(次数不多,相对前两者,技术更生疏一些)

领航/追迹:有一定的野外生活经验。可以在没有器械的情况下,在夜晚通过群星的位置判断方向。根据足迹的深浅、形状等来推测观察对象的体型、重量以及离开时间。

语言:精通日本关西、北陆方言。同时,对九州方言和北海道一带的方言有一定的了解。由于自身需要,对德、英两种外语也有涉猎。

枪械军火知识与运用:可以熟练使用手 枪、□□,射击成绩优异;清楚并能熟练投掷手榴弹;对火炮有一定的了解【了解使用方式,暂没有使用的记录】

腹语术:声线广,且能固定使用某一特定嗓音说话。

易容术:可以对自己的五官进行一定的修改,改变自己的形态特征。

近身搏斗:能够通过力量和技巧上的绝对优势,徒手制服身高和体重上都大于自己的成年男子,并使对方失去抵抗能力。

表演:在遭遇特殊情况时,可以通过精湛的演技蒙混过关。

话术:通过交流的方式,套出自己想要的情报或说服他人达成同盟关系。

建筑学:了解传统东方式建筑的内部构造。

植物学:短时间内分辨出可食用和不可食用植物,同时对植物的毒性也有相对较深的了解。

博物学:良好的出身使她对于东方工艺品有着相当的鉴赏能力。

地理/地质学:可以良好引用环境优势、将以一敌众的劣势作战转为优势作战。

西洋知识与理论:了解并阅读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对西洋宗教和部分文学作品也略有了解。相当喜欢日本报章刊登的外国小说,其中包括《岩窟王》、《铁面具》等。

99%的人还阅读了:

师尊总是太无情:第19章 十九 死寂城

(猎人同人)生桑:第18章 地下室

[综穿]女配的佛系人生:第11章 山长有女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