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凤:第81章 第三卷锋芒 第八十

- 编辑:网页上传 -

战凤:第81章 第三卷锋芒 第八十,作者:LOLO

那是,黄金杖!

望着方言手中之物,睚眦抽动着眉骨,极不情愿的,他跪了下去,其他人并不明白方言手中之物为何物,可是那句“圣旨到”及四皇子的下跪,让他们明白到事情非同小可,主帅营内所有的士兵全都跪了下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广武一役若我军大胜,大赦所有战将。钦此!”方言说这么多的话,到最后两字时已有些底气不足。

话音刚落,睚眦气愤的站了起来,怒道:“大胆方言,竟敢假传圣旨!”用未受伤的手抽出身旁护卫兵的佩剑便搭上了方言的肩头。

可是那一剑也仅仅只能搭上她的肩头,便不敢再轻举妄动,剑刃被那柄金杖格档住了。

“四皇子莫非对这黄金杖有疑,或者是对皇上的圣谕不服?”方言压抑着极不舒服的感觉,继续道。

“可笑!你一介山野女子,竟如此亵渎天子威仪,我身为四皇子,从未见有此等传旨方法。”

“没见过不代表没有!皇上下的是口谕,而此黄金杖便是圣谕的佐证,因为皇上交待,若有违圣谕者,可以此杖就地正法!四皇子,这黄金杖下责平民百姓,上打天子以下的任何官士将领,包括皇子皇孙皇亲国戚!可杖责至死!”微喘的方言目光凌厉的对抗着四皇子。

“这功劳你若想独揽,我们并不介意,可是今天我们的性命,你是万万拿不下的了。”李斩步至睚眦面前挑明了跟他说道,他们并不注重这份功劳,至高的荣誉也不及德天的保全与百姓的平安。身后的众人对李斩的话没有任何的异议,少了四皇子的利欲薰心,功名利禄的得失并不重要。

“放弃吧!四哥!”

“……!报!”一阵急促的声音打断了交谈,“磐国使者礼部侍郎文宇前来议和!”

营房内的人已经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所有的讯息他们都无法一时消化。睚眦命人清场,这些人即然表明了立场,而且他也无法奈何得了,那么暂且放一放吧。眼前磐的议和,倒是更为紧要。

那群人全部被清理出主帅营外,花娇柔掺扶着方言,众将士一言不发的跟在她们后面,静静的行走,静静的思索。

出了主帅营有一大段路,走在后方的茨蔚等人停住了脚步,感觉到异样的方言与花娇柔诧异的回头观望,李斩本仍在行走,感觉到众人的怪异,他顿住了脚步,低垂着头,唇边扯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来。

“为什么四皇子你会唤他为四哥?”茨蔚疑惑的问道:“大哥会跟四皇子那样的人结拜么?”

李斩仍是低垂的头缓缓的摇了摇,若有可能,他会离四哥远远的。

后面的一干人全都面面相觑,有些不解,但是隐约的,大家对这个真相建树起相当的准备心理。

“那为什么……?”沙旦有些受不了这温吞的揣测,急性子的问道。

“因为我是趴蝮,我是老七趴蝮,所以,睚眦是我四哥。”李斩回答道。

“八夏?那是什么?”沙旦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大明白李斩口中所谓的八夏是什么意思。

茨蔚与方言他们也不大明白,但是展略荐明白,“那是封号,九子的封号!”

“皇上所生的龙子,会在他们及冠时,赐予亲王封号,本朝本代,龙生九子,于是九子便以传说的龙九子之名封号,老四是睚眦,老七,是趴蝮……。”展略荐喃喃解释道。

“……!”曾经被他拳脚相加的人,会是七皇子?!沙旦瞪大了双眼惊愕着。

“……!”是啊,这样出色有才干的小将,系出龙脉,理所当然!展略荐摇头轻笑。

“……!”皇子!他是七皇子!浴凰不能作任何思考的脑海中,只保留着这个讯息。

“……!”不一样,一个父亲所生的,四子与七子的性情差别,竟如此之大,同一个宫廷养出来的人,企图心也悖离甚远,真的不一样!方言与花娇柔抿了抿唇,拿李斩与那个主帅一比,不由的发出感慨!

“……!!!!”他是皇帝的儿子!皇帝的儿子是她的结拜大哥!曾经她恶语相向的大哥!曾经她百般不愿认作兄长的大哥!曾经她肆意踢落下水的大哥!曾经做着最低级的伙夫的大哥!曾经为她百般掩护的大哥!曾经为她拿药以身被殴的大哥!会亲昵拥抱她的大哥!从一开始便识破她身份的大哥!是皇帝的儿子!若说所有的人在收到这个讯息时变得惊愕不已,而她马茨蔚却被在突然而来的真相击得无法动弹。

明明是身份显赫高贵不凡,却混入军营,从最小最低级的杂役一步步的爬至校尉的地位,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不知道该好笑他的不知所谓还是该佩服他的容忍坚毅。但是不管怎样,他们被一个皇子骗了,在交心交肺后,却发现此人其实是他们所不敢高攀的人,百味杂阵的心理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何表现,是跪地嗑头行礼还是上前捶他几拳。

******************************

一袭青色官袍的中年男子在士兵的带领下步入了主帅营,在睚眦面前单膝跪下,道:“磐礼部侍郎文宇参见四皇子!”

睚眦也不为难他,让他起身说话。但是睚眦也是满脸的冷然,现在他是战胜方,只有他们追击磐的残军的份,对磐国的使者,他倒要看看会给他带来些怎样的讯息。

“说吧,磐差你来,打算对德天如何?”睚眦不紧不慢的问道。

“四皇子,磐差我来,并不准备对德天如何,而是,为四皇子考虑了些什么。”文宇含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也不紧不慢的回应着。

眯起狭长的眼睛,睚眦直勾勾的盯着文宇,文宇毫不躲避的回视着他利如刀刃的目光。

“磐国广武之役大败,眼看就有亡国之忧,而本王为国建不世之功,声望日隆。贵使身为磐国重臣,不想想如何为国分忧,却要为本王奔走,不知居心何在!再说孤有何事可由磐国君主操心?”

文宇一副欲言又止,睚眦伸手一招,周围的士兵全数退离了主帅营。

“说!”一手支着手颚,语气仍是森冷无比。

“是!但是得先请四皇子耐着性子听完。”文宇先作一拱,缓缓道来:“王爷可知德天现今之势,椐我们的情报显示,德天王朝九位皇子争位早已是公开的密秘了。而四王爷此次领兵出征,无非是想立军功于外,从而挟功好争位。但四王爷知道否,而今老皇帝已病重……!”扫了睚眦一眼,见他虽然刻意的掩饰住了情绪,但文宇还是抓住了睚眦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诧。“请四王爷息怒,这个消息只怕四王爷并未听闻,但我们所得知的却是千真万确的,不敢妄语欺骗。”文宇心知此语一出,必定如在睚眦心中投下大石,现在的他的心绪恐怕是波澜壮阔,不然的话,妄语非议龙体必定会让他以大不敬而怒斩,现在他看似面无表情,却正是体现着他心思的百转千回。

“此次广武战役磐国虽然大败,但两位主将冀九和韩梦愚都逃出生天,,磐国并末伤筋动骨。且之前磐国新收莽卓之地,其势非一战之败,,而可动用的,尚有百万精锐之师,战将千员,有济水天险可用,磐都更是城高池深,四王爷若想速胜,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小人来之前,磐国已调兵二拾万集结于济北城,只等四王爷来攻。而德天虽说取得广武之战的胜利,也是惨胜。古语有云: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加之之前的洚原之败,德天这次只怕也损失不小,再说京城理的诸王看到四王爷新胜之后,,只怕妒忌心起,在京中兴风作浪,恐怕再无广武之战时的全面支持了。最为关建的是万一京中有大变,四王爷不在,恐怕会尽失先机!德天的军制,四王爷比我清楚,到时一旦成为定局,只要一纸诏书,四王爷可就真成孤家寡人。我主磐王深深体会四王爷的难处,派我来求和,只要四王爷答应和议,我国愿支付赔偿金黄金十万、两白银二百万两,同时,退回洚原城,并签订两国互不侵犯条约,永为友邦!”

磐国在德天究竟有多少的耳目?为什么会探到最隐秘的讯息?连他也不知道的重要情报。

不言不发的听着文宇滔滔不绝的论述,最后那句永为友邦让他着实想发笑,可能吗?磐未攻入德天的内部,绝不会就此罢休的,磐作了样充足的准备与打算,不会仅一役败退而全盘否定,这样的议和条件,仅是缓兵之计罢了。

不过,他的确需要这样的缓兵,他需要磐军议和的条件来作为他的成绩,需要磐自动停火来为他挣取最宝贵的时间,或许德天确有能力再力拼下去,他却没有时间再耗下去。

抬头瞄了一眼文宇,这家伙也是个人才,议和的一点也不低调,更不显猥琐,抿了抿唇,睚眦坐直了身子,将两掌撑于案沿,回应道:“磐王所言孤王也不知道应该信几成,德天与磐交好数百年,磐却如此不顾交情颜面的大举来犯,你所说的互不侵犯,孤王实在不信,也难以用此官方之言来让德天臣民信服,磐若要休战,还必须奉上更大的决心。我要磐王割让德天与原莽卓交境的两座城池作为磐对德天的友好表示。”

文宇舔了舔唇,这四皇子真的很贪心,因此,很不好应付,明明已全盘接受了他的提议,却还是强硬的卡要。

再作一揖,文宇道:“这事本使也无法作主,但吾等会以快报向吾王请示,会在近日内尽快给皇子一个满意的答复!”文宇言尽,退出了主帅营房。

摆谱谁都会,战败国也有谱可摆,他文宇只尽这讨价还价之职责,就算从一开始磐便打算以莽卓的城池为交好之礼,他还是得耍上一耍。哼哼!德天的四皇子,过一日,他应该会觉得已度一年了吧!

***********************************

叮的伤已好转,莫名的,再食那些药草,烧也退了,人的意识也清醒了,再不久便消肿,原本已溃烂的伤口也渐渐好转,现在也无大碍了,卓冰未参与战役,一直都在打理着他。清醒了的叮,变得非常的少语。卓冰开始变得絮叨,一整天一整天的不停说话,什么都说,说些广武百姓的热忱,说些后援军的英勇,说士兵口中偷偷恶评主帅的言论,说方言如何救众将于虎口之下,她无法停下,不管叮有没有在听,她必须一直的说,就算能引起他一丁点的好奇与注意,也会分散叮那满脑袋不知道会怎样的乱想。

断了一臂的伤痛是及不上心伤吧,武士失臂,特别是像叮互博出色的将领,失了一臂,算是残了,不论军营是否还会留下残兵,他那引以为傲的互博是没戏了。

“你好吵啊!”叮将目光投向一直在唠叨的卓冰。

“嗯?”卓冰闻言望向床榻上的叮。他说话了?卓冰眨了眨眼。

“若你不说那么多,我的伤会好的快些。”

他又说了一句。

“知道你的口水有多毒了吧!”

“……………………!”

“你再说下去,会嫁不出去的,长的再漂亮也没用,因为男人还是会惧怕长舌妇的。”

卓冰吞了吞口水,睫毛飞快的煽了几下。

“而且你这人那么的傲,那么的不讲道理,还那样的不听指挥,很讨人厌啊!”略作思索状,“男人会喜欢温柔贤淑,以夫为纲,千依百顺的女子,你这样的,就算日后某人迷惑于你的美色中,欠考虑的不小心娶了你,也会在成亲后不久立马下休书!”

他在说什么啊?!

卓冰无法忍受的站了起来,她放弃战场在这里尽心尽力的侍候着他,为他担心为他难过,每天怕他东想西想而不停的说话逗他,他整天想了些什么?肯开口说话就对她大损!

捋了捋衣袖,卓冰大刺刺的步到床榻前,扬手就朝病榻上的叮的脑门给了一个爆栗,“你这人太不厚道了吧,好说我也没日没夜的照顾了你多日,你居然一句感谢不说,还咒我嫁不出去,想当年,我可是你这样的小徒连肖想也不敢的万人迷……,”再敲一爆栗,“你敢咒我!幸好你现在病歪歪的,我敲死你!”接二连三的敲了好几下,病榻上的叮不满的哼哼着。

“你现在是以下犯上,而且恃强凌弱,女子竟然动不动就实以殴打之举,嫁不出去,嫁不出去!啊!”臭女人!

“是啊,恃强凌弱,我打!以下犯上,我打!有本事你爬起来咬我啊!敢说我嫁不出去,哪天我嫁你试试,让你一辈子不得咸鱼翻身,我打打打打打!”

用完好的右手格挡着,被打得恼羞的叮大吼一声:“有本事你嫁给我试试看,等我痊愈了,看我如何来整治你这个恶妻!”

“哈?!”卓冰停止了敲打,在反应过来了,马上啐了一口:“休想!”

见她不再打了,叮放下了手,皮皮的笑了起来:“是我娶你休想,还是我娶你之后整治你休想啊?”

卓冰白了他一眼,将桌上的空的药碗端了起来,快到他服药的时间了,她得再去为他煎药,不再多作妄辩,卓冰大“哼!”一声,步出了营房。

跨出了门槛的卓冰嘴角扬了起来,她没试过像今天这样粗鲁的举止,长久以来,那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不知为何突然全部不见,脚步突然变得轻快,在去厨房的路上,她有种想跳跃的冲动与放声大笑的狂放。

她一离开他的视线,他便缓缓收起了笑容,闭上了眼,他累了,他想要好好的休息了!

**********************************

四日后,文宇带来了莽卓两座城池的城契与原先所议定的金银,还有磐王永结友邦的议书,磐兵全部退出洚原,一直退至磐国境内。议和仪式大而隆重的在边关举行,消息如插翅般立即传遍德天,举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在睚眦意气风发的大笑声中,一路的鼓炮齐鸣,飒飒飞扬的旗帜领着荣归的战士,德天广武城守的大部分将士收获着沿途百姓的拥护欢呼班师回朝了!

整个中原大陆也在第一时间掌握了这一情报,各国君主或喜或惊,不管怎样,德天暂时阻止了磐的侵略步伐。

德天史记:德天总纪年三百二十八年末,牍後三十二年,广武一役德天大胜,磐奉上两座城池与金银若干,立永结友盟之约前来议和。皇帝大赦天下,犒赏战将,设宴三日,举国欢腾!

99%的人还阅读了:

笑傲之教主你好受GL:第137章 唐七公子

[鬼灭]经年不改:第26章 乱七八糟不靠谱解说第

师尊总是太无情:第19章 十九 死寂城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