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18章 018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18章 018

沈时骁脱下大衣,替夏稚轻轻披上,“我们回家吧。”低沉温柔的嗓音意外的温暖,夏稚拢了拢大衣,抬起被冻得通红的眼眸,绽出片刻...

在偏执文学里当男配:第4章 躲不开的缘分1

在偏执文学里当男配:第4章 躲不开的缘分1

庄白桦在惊讶之后恢复了从容,让池月坐下,自己则是靠在办公桌前,抱着胸,长腿交叠,问:“到底怎么回事?”他隐隐猜到一些,还...

反派大佬都爱我(快穿):第12章 为你生,为你死·12

反派大佬都爱我(快穿):第12章 为你生,为你死·12

不得不说,姬夜是个霸者。但在原来的世界线中,他却死在了白子卿剑下,也不知道白子卿是如何杀了权势滔天的晋太子?顾笙一路都在...

短篇合集:第4章 豆蔻梢头春

短篇合集:第4章 豆蔻梢头春

尽管算命老人这么说,我还是觉得非常抑郁:“您能不能算算,我,呃……大概会欠多少钱?”我好歹官宦家庭出身,若是钱不多,便趁...

当秦皇遇见东方:第7章 师徒

当秦皇遇见东方:第7章 师徒

“你可知‘狼来了’的故事?”见嬴政面露疑惑之色,东方弋又接着道:“我曾听一个番人所言,在他们那里有一个牧童。牧童每天都要...

高冷公爵总想抢我钱[星际]:第22章 就是这么酷炫

高冷公爵总想抢我钱[星际]:第22章 就是这么酷炫

这时候方之修也终于看清了袭击他的究竟是什么,那是一头全身漆黑的猛兽,铜锣般大的狰狞的浊黄色双眼,头顶还有一团诡异的黑须,...

[哨向]追捕:第9章 09. 外援

[哨向]追捕:第9章 09. 外援

她的个子不高,齐耳短发,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肤色,眼尾挑衅似的上挑。从那身标志性的白色向导制服,黑色军靴,还有那只表面光滑、...

离开病娇竹马后:第10章

离开病娇竹马后:第10章

上有大都督徇私枉法,下有属下常年作妖。这好不容易等来了檀王接手安远都督府,薛长史又立马闹出了件大事来。今日他在檀王的命令...

星际商人在末世:第28章

星际商人在末世:第28章

戚戈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伸手抹了把脸,转头看向转角沙发。在那里,某只萌物正团成一团,呼呼大睡。看到它,戚戈想起前...

商之颂:第115章 再遇土方

商之颂:第115章 再遇土方

在陡峭的岩石之上,一只形体壮硕的雪狼在仰头直叫。坐在轩车之内,听闻到有狼在嚎叫,子穆转动脑袋朝向对面的兄长,说:“阿兄,...

月在回廊·新月如钩:第7章 第七回

月在回廊·新月如钩:第7章 第七回

笑无情恢复了悠然而妖异的笑容,颔首道:“是小侄教导无方,让二老见笑了。先前说到的就是这两个孩子。”两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丝丝...

清朝夜行纪:第20章 丑午

清朝夜行纪:第20章 丑午

嘿嘿,我会继续填坑,以后告诉大家“啊,受伤了,受伤了。”一回到后殿,一群杂鬼涌上前来查看七颜的伤势,见到沙罗在一边,又徘...

风飞扬随海(手冢BG):第2章没有部长的青学

风飞扬随海(手冢BG):第2章没有部长的青学

自从上一届大和队长毕业,青学网球部就没有了队长,单打一也一直弃权。为什么?不二周助出神入化的球技难道没有资格担当单打一么...

颠凰倒凤:第98章 心痛=相思=爱上一个

颠凰倒凤:第98章 心痛=相思=爱上一个

如今玉芙蓉撒手离开人世,虽然这样算是结束了苦难的一生,但是她心中对传英的恨未消,她和若尘尚未正式相认,这对玉素心来说,将...

白发王妃之傅筹:第19章 傅筹受刑

白发王妃之傅筹:第19章 傅筹受刑

萧可的到来让将军府重现欢声笑语。她性格纯良,可自幼际遇非比寻常,身怀绝顶医术。漫夭本已经将无忧送的墨玉扇锁棺藏好,可萧可...

达西夫人的生活日常:第19章 十九章

达西夫人的生活日常:第19章 十九章

想到刚才骑马的场景,卡洛琳微微皱眉,她没想到那匹还没成年性情温和的马匹居然会将她摔下来,她骑马的整个步骤都是按照布鲁斯的...

天黑,请探灵:第2章 大帅的新娘

天黑,请探灵:第2章 大帅的新娘

枫三娘的感情经历很简单,除了头一个早亡的丈夫之外,身边追求的男人再多,她始终也没有正眼去相看一个。一个闺女长到十六岁也用...

我是喝老公血长大滴[穿书]:第8章 命不好

我是喝老公血长大滴[穿书]:第8章 命不好

“好了,璃儿,今天就到这里。”一旁的林沐风见妻子灵力快要耗尽,已经支撑不住却始终不愿收手,手上裹了一层仙力,强行把那颗金...

[文豪野犬]绝处逢生:第4章

[文豪野犬]绝处逢生:第4章

预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肇事”的白领已经急急忙忙走掉了,服务员小姐不停地鞠躬,说着对不起,而周围目睹这一切的客人们就像什...

[阿松]我与松野家的二三事:第41章 40.第四十件事

[阿松]我与松野家的二三事:第41章 40.第四十件事

离开东京还是留在东京这个未来问题。不过我的内心早就有答案了,回京都去做老板娘,然后做甜点。我注定要离开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