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闻录之荒山迷踪:第12章疑点

都市异闻录之荒山迷踪:第12章疑点

“老赵,换换口味嘛,你身上都一股红烧牛肉味了!”同事捏着鼻子,瞄到屏幕上的视频,好奇道,“这是……监控录像?”“是啊,你...

都市异闻录之荒山迷踪:第9章周末

都市异闻录之荒山迷踪:第9章周末

雷霆接过饭盒,却在盯着万钧,万钧几乎一个晚上都没睡,面容枯槁还挂着黑眼圈。“没睡好?”雷霆问。“嗯。”万钧耷拉着脑袋。“...

秋色:第65章 归宿

秋色:第65章 归宿

“我说了不让他来,他自己要过来。”金怡发脾气。“小怡,叶成虽然是外地人,但是上海两套房,有户口,工作单位也好。他这样的条...

[娱乐圈]钻石忙内:第29章

[娱乐圈]钻石忙内:第29章

对面的男人穿了一套黑色运动衫,还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下的脸有些消瘦,胡子拉碴,看起来有些病态。“是的,哥要来吃吗?我...

三魔女的变□情(女变男):第108章 尘番外之一生

三魔女的变□情(女变男):第108章 尘番外之一生

我没有敌意,也不怎么不开心,或许是因为我当时的年纪还小,对婚姻大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认识,只当他是朋友,照爹爹说的,不可以...

女主核平地球:第9章

女主核平地球:第9章

“快跑!!!”“快走快走!!这个时候还抢什么东西!”......

[综]酒井老师是家里蹲:第20章 不可言说

[综]酒井老师是家里蹲:第20章 不可言说

花见虽然说要与外界隔离专心写作,但也不至于把窗户封得密密实实的一点光也不给进来,把明亮的白天整成了夜晚。——是习惯了吧?...

[综]酒井老师是家里蹲:第42章 恶之花朵

[综]酒井老师是家里蹲:第42章 恶之花朵

自从富江逃跑以来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出过门了,之前在大银幕上好不风光,现在连脸都不敢露,从天堂到地狱无非就是这样。一...

无限流大boss又又又被调戏了:第19章 □□基金会(九)

无限流大boss又又又被调戏了:第19章 □□基金会(九)

侯仓冷笑,不跑难道还留在这里等死。二话不说立刻跑出门外。......

时空百货屋[灵气复苏]:第7章 松鼠宝宝要上学

时空百货屋[灵气复苏]:第7章 松鼠宝宝要上学

“嘤嘤嘤,楠楠,太丑了,换一个啦!”“没钱,你又要吃松子又要喝灵茶,还要漂亮的书包,哪来的钱?”越小楠不客气道。小公举跟...

靠攻略前男友们回豪门了:第13章

靠攻略前男友们回豪门了:第13章

可是没想到葛雨琪理都不理她,这葛梦瑶倒好像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怪没劲儿的。大家只清楚说这葛雨琪从前是个千金,拿乔高高在上...

[娱乐圈BTS]我和南韩最难撩贵公子的那些年:第41章

[娱乐圈BTS]我和南韩最难撩贵公子的那些年:第41章

经纪人送她到校门口后,不放心的叮嘱她。“上完课就打电话给我,不要到处跑,墨镜没事别摘下来。”河智雅有气无力的应了两声,看...

HP黑白之路:第63章 chapter63

HP黑白之路:第63章 chapter63

“时间,生命,灵魂,这三样是最神秘的,千百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巫师能真正的对这三个课题有突破性的研究。”罗伊娜依旧有些严肃的...

主兄弟战争(女神驾到):第14章 比赛

主兄弟战争(女神驾到):第14章 比赛

露雅相信,就算,等下遇见全部的彩虹战队,也不会惊讶了!!露雅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之前冷静的模样,挂起感激的微笑“谢谢”“不...

(剑网三/万花)微草本纪:第72章

(剑网三/万花)微草本纪:第72章

“嗯!”重重点了头,裴元稚嫩的脸庞上是再坚定不过的认真。他的家人死于一场极严重的瘟疫,是路过的邱道长救了他和妹妹,如今他...

当我身为镜牌又穿越到叶罗丽精灵梦后:第8章 少年的火燎耶

当我身为镜牌又穿越到叶罗丽精灵梦后:第8章 少年的火燎耶

“真,真的吗,我实在太开心了,镜。”少年模样的火疗也满脸惊喜,脸上满是笑容,双手快速地握住我的手,仿佛怕我反悔似的。就这...

御前侍卫不高兴:第40章 御前侍卫的心计

御前侍卫不高兴:第40章 御前侍卫的心计

秦晔来了兴致,但本想自己一人去会会他,奈何宗武死活要缠着他,无法,便也只得带他一同去了。这宗武虽说年纪不大,但人很机灵,...

蛇与鸟「大蛇丸」:第16章 十六章

蛇与鸟「大蛇丸」:第16章 十六章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确实吓到了,不只她吓到了,大蛇丸也吓到了,担心她会做噩梦。云下飞鸟不肯承认自己偶然推开实验室的门有什么错...

这个丧尸有点萌:第41章 本能

这个丧尸有点萌:第41章 本能

对面的人似乎被她的阵势吓到,呆愣了好一会。而后才反应过来,轻柔地替她擦拭着眼泪,轻拍着她的后背。过了好一会,沈锦颜才收住...

[鼠猫现代]包子编年史:第76章 庞统的囧囧礼物

[鼠猫现代]包子编年史:第76章 庞统的囧囧礼物

二班居然还没下课,嘿,奇了怪了,五爷记得他们班这堂是思想品德啊——这种课也会拖堂?扒着小窗子一看,果然庞胖子坐在讲桌边上...